mqfwz好看的都市异能 山村小神農 線上看-第五百一十九章你在教我做事!鑒賞-6kan7

山村小神農
小說推薦山村小神農
一顿火锅之后,何常在和詹紫霖送走了一行人。
一世倾城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何常在掏出手机,一看是王清越打过来的,接通了电话。
“喂,王清越,什么事呀!”
“齐沛买了我们一大批茶,哄抬物价,把林水山茶的价格炒到了两万一罐,现在许多网民都在骂何老板你是无良奸商,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異航
“清者自清,你不要卖给齐沛茶了,我们按原来的价格卖就行了!”
“可是,齐沛跟钟山洞的余指玄关系莫逆,我们惹不起呀……还有,就算我不把茶卖给他,那他还会找别的人来买呀!”
“修行者不都讲究不染红尘,清净无为吗,怎么都涉足这滚滚红尘了!”
寵妃有道:戰神王爺欺上榻 葉冬
“这个……我猜这些人应该是为了从红尘中摄取资源修行吧!”
“好吧,这事就交给我来解决吧!”
……
何常在挂了电话之后,掐指一算,对詹紫霖道:
“走吧,紫霖,我带你去找那齐沛谈一下山茶的事!”
詹紫霖听到齐沛这个名字,神情微微一怔,说道:“小哥,你不用跟我客气,无论去干啥,我都会跟着你的!”
随即,两人走到车旁,上了车,何常在开车朝市里驶去。
副驾驶位上,詹紫霖叮嘱道:
“小哥,下着雪呢,你小心点开车!”
何常在淡然笑道:
“紫霖,你忘了我可是修行中人,在下雪天开车简直是小意思!”
腹黑三小姐之特工狂妃
詹紫霖见何常在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眼眸流转,嫣然一笑。
“我看你这开车的姿势,应该是老司机了,不过还得小心,别人可不都像你一样是老司机呀!”
何常在淡然笑道:“紫霖,你就放心吧,在我这老司机面前,只有车毁,没有人亡!”
詹紫霖像是想到了什么,白了何常在一眼,嗔怪道:
“你这个家伙,丝毫不懂怜香惜玉!”
何常在轻笑一声,没有说话。
过了一段时间,他开车驶进了市里佳兴茶叶有限公司之中。
门口两个门卫窃窃私语。
“李哥,刚才那一辆兰博基尼毒药,你怎么不检查一下,直接放进公司了!”
我曾經愛過
“小王,你傻呀,那可是兰博基尼毒药,里面坐着的肯定是大人物,若是我们一个不慎得罪了这种大人物,十有八九得被炒鱿鱼,能躲着这种大人物,尽量躲着一点为好!”
“李哥说的有道理,小弟佩服佩服!”
“小王,无论干任何事,都要多动动脑子,学的灵活一点!”
“李哥受教了,受教了!”
何常在和詹紫霖下车之后,直奔齐沛的办公室。
两个保安看着詹紫霖的背影,眼睛都看直了,忍不住小声讨论了起来。
“李哥,你看那女的,也太正点了吧,我要是能和她春宵一度,就算少活十年都乐意!”
“小王,省省吧,你看人家男人长得那么帅,又有钱,开的可是兰博基尼毒药,你有什么,只有一身不入流的保安服,以及一根橡胶棍子!”
“李哥你不跟我一样吗!”
“是呀,正因为我被社会毒打的体无完肤,这才学会了安贫乐道,不去想那有的没的!”
“还是李哥境界高,我拍马不及呀!”
……
何常在带着詹紫霖坐电梯走到了六楼齐沛的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
不多时,一个穿着制服,身材凹凸有致,秘书模样的女子打开了门。
洪荒之蚩尤
何常在带着詹紫霖走了进去,径直走到坐在老板椅上的齐沛面前。
米老鼠的戀愛
齐沛看到詹紫霖熟悉的面孔之后,面露诧异之色道:
“你是詹紫霖,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漂亮,不,比以前还漂亮!”
詹紫霖和齐沛是大学同学,她记得当初对方还追过自己,不过她没看上对方,两人也就不了了之了。
她稍稍愣神道:
“齐沛,我听常在提起你时,还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没想到真的是你呀!”
齐沛感慨道:“詹大美女,没想到吧,大学时,作为班里最差生的我能混成大老板……你看看咱们班那些学习好,踌躇满志的好学生,都成了被人压榨的打工仔,人生的际遇总是很奇妙呀!”
何常在看向齐沛,说道:
“我是林水公司的老板,这次过来,是想找你谈一谈有关你哄抬我公司茶叶价格事情的!”
齐沛没有搭理何常在,对詹紫霖道:
“紫霖,若是我猜的不错,这位年少有为的小伙,便是你男人吧!”
詹紫霖一脸幸福的看了何常在一眼,点了点头。
齐沛看向何常在,说道:“小伙子,你竟然能把我们班一向心高气傲的詹紫霖拿下,我很欣赏你,不过茶的事我该怎么卖,还会怎么卖!”
何常在笑道:“齐沛,你别忘了,这些茶可都是我公司里生产出来的,我要是不卖,你哪里有茶可卖!”
齐沛说道:“你林水公司只生产不卖,我就不信你资金能周转过来,跟我斗,你的公司迟早得倒闭!”
何常在朗声笑道:“这茶是好茶,我完全可以自己卖呀!”
齐沛心里有些气,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华子,点燃抽了一口,沉声道:
“小伙子,你是不是傻,我好不容易把林水山茶的价格提上去了,你却要贱卖……像你这样没有格局和气度的人,怎么做大生意!”
何常在伸手理了一下头发,盯着齐沛,说道:
“你在教我做事?”
齐沛冷声道:“年轻人不要太气盛,商业圈子中的水可深着呢……不要以为你追上了詹紫霖就很了不起,其实你什么都不是!”
“不气盛叫年轻人吗,有什么手段你尽管使出来,我接着就是!”
何常在淡然一笑,搂着詹紫霖的肩膀离开了。
两人上车之后,詹紫霖面露一丝忌惮之色,说道:
“小哥,当初上大学的时候,这齐沛可是出了名的不择手段,你可得小心着点!”
“小人物而已,不足为虑,他要是敢玩阴的,我就吞并了他的公司!”
何常在淡然一笑,开车朝南山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