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34wyk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諸天破壞神 txt-第一千七十九章 落子,劍印推薦-bk0vp

諸天破壞神
小說推薦諸天破壞神
第一千七十九章落子,剑印
对于朱格的话,陈萍萍与言若海心底都明白,但是明白归明白,事实上,真的有人选择做马前卒,给别人探路,怕是很难抉择。
有时候,知易行难!
而在另外一边,谢必安那抬起的脚步,却是终于落下了,坚实的踩在了地面之上,而在下一刻,虚无之中,自有一柄剑刃出现,直刺谢必安胸口。
当然了,这剑刃的速度与力量,却不是林道天全力操控,既然是考验,自然不可能使用碾压级别的力量,剑刃飞舞,速度与力量,也不过是九品而已,只是剑招犀利,剑意纵横。
谢必安快剑连斩,身前有点点火花绽放,却是将剑刃尽数挡下了,一身剑术势力,当真是不俗,如此表现自然让四周的众人眼前一亮。
“看来,剑阵的考验就是三步!”
在谢必安与剑刃交锋之际,燕小乙却是心底暗自猜测,同时,以燕小乙的目力,自然能看出,那剑刃的虚实,对此,心底却是已经有了算计。
当下,也不等谢必安与剑刃分出输赢,燕小乙踏步而进,直接进入了剑阵范围之内,如此举动,自然是让四周众人惊愕,而那些心思机敏之辈,则是明白了燕小乙此举的含义。
“这是在试探,剑阵的容纳量,以及担心这随缘剑坊的机缘,若是只有一个,怕落在了谢必安的手中。”
言若海心思自然不差,很快就看出了燕小乙此举的目的,不过,陈萍萍却是并不看好燕小乙,说道:“那一位的心思如渊似海,岂会想不到这一点,怕是自作聪明而已!”
虽然与林道天见面不过一次,但是陈萍萍这些年来,可是收集了林道天几乎所有的信息,要说这个世界上对林道天的了解,恐怕陈萍萍才是第一人。
若说对人性、人心的探究,陈萍萍这个坐在庆国最大的监察机构–监察院院长位置上的瘸子,从来不怕以最大的恶意去猜测人心的险恶。
而事实也正如陈萍萍所预料的一般,燕小乙踏入剑阵范围的瞬间,自有精神层面的三重考验降临,而在渡过精神三重考验的下一刻,虚无之中,亦是有着一柄剑刃诞生,与燕小乙缠斗在一起。
见此一幕,宫典、瑰宝、关索、叶重四人亦是不在迟疑,相继进入了剑阵范围之内,在踏过三步,历经三重精神考验之后,便迎来了剑刃攻击,在这其中,宫典与叶重二人却是选择了联手。
“这六人当中修为最低的关索亦是八品上的修为,虽然不知道那三重关的考验是否有诧异,但是就此刻观察剑刃的速度与力度,恐怕是因人而异的,并不是恒定的。”
心细如针的言若海观察到了剑刃之上的变化,而在言若海之后,一身白衣的俊少年言冰云紧跟着开口了,说道:“那一位既然在进入京都的第一天,广而告之天下,随缘剑坊任何人都能来一试机缘,那么必定对于普通人也是有机会的。”
说到这里,言冰云停顿了一下,随后,言冰云躬身对陈萍萍请命,说道:“属下想要去试试!”
对此,言若海神色不变,更是没有阻拦的意思,而陈萍萍在听到言冰云之言后,仅仅只是思考了三秒,便开口同意了:“想去就去吧!”
闻言,言冰云起身、转身,踏步前进,云淡风轻,从容镇定,自有一股大将之风,对此,朱格亦是不得不承认:“此子若是不夭折,日后必成大器。”
从监察院大门踏出,沿着监察院专门开辟出来的通道,言冰云一路直行,来到了随缘剑坊之外,轻轻吸气,随之,言冰云一步踏入了其中。
而在随缘剑坊之内,林道天看到言冰云的第一眼,便不由得笑了,言冰云,监察院四处主办言若海之子,被派往北齐潜伏成为密探。人称小言公子,也是北齐间谍总头目,精通琴棋书画各种才艺。
“这可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色,值得我投资一下!”
没错,这随缘剑坊真如其名,个中机缘,全部都随林道天的心思决定,没有林道天的允许,旁人根本就不可能获得,这不,在觉得投资言冰云之后,踏入剑阵的言冰云所承受的精神考验强度,降低了三成。
虽然言冰云武道修为比不得燕小乙等人,但是在原著当中,被长公主李云睿出卖后,言冰云受酷刑一年,都不曾崩溃而出卖情报,可见其精神坚韧,为此,经历精神考验之后,那怕精神疲惫不堪,但是言冰云咬牙踏出了第四步。
“太弱了,看来,没有七品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接受考验!”
见到言冰云的表现,朱格在摇头的同时,开口说道:“言大人,派人将贵公子带出来吧,这武道修为还是要加强啊!”
但是朱格的话音刚刚落下,外界却是传来了一阵喧哗之音。
“怎么可能!?”
“作弊啊!”
“这就是机缘么!?”
……
被巨大的声音所吸引,陈萍萍等人都目光都落在了剑阵当中,只见,原本不被众人所看好的言冰云身前,悬浮着一枚赤金色的晶体,散发着氤氲之光,神秘而耀目。
若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那并不是晶体,而是林道天最初打造的玄铁剑刃,只是在林道天游历天下的过程当中,以血炼之法,萃取了上万名生灵的精血之后,这玄铁剑刃却是蜕变成了一种法宝–血道法宝赤血玄剑。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言冰云在选择进入剑阵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抉择,看到赤血玄剑的瞬间,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握住的瞬间,无形的锋芒凿穿了言冰云的手掌,鲜血涌出,但是言冰云却是一声不吭。
而那涌出的鲜血,还未滴落,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被赤血玄剑吞噬,下一刻,无数赤血纹路自赤血玄剑之上蔓延而出,一路蜿蜒而上,最后,在言冰云的眉心之处,交织出了一柄微型的剑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