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khlsf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起點-第三百七十一章 招新籌備相伴-8yf1l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医院门口。
地上湿漉漉的,沾着几片嫩绿的叶子,来自绿化带里最常见的灌木,好像是叫卫矛。
湿润的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两个年轻人刚走出来。
楠哥小心翼翼的将智齿收起,还躲着周离,不肯给他看,这让周离有些无语。
两人在门口停住了脚步。
外边飘着细雨。
周离撑开了伞。
还好他们是开车来的。
“你说,今天他们也军训吗?”楠哥说话有些不清楚。
“要吧。”
“我估计也是要,要是雨再大点就得放假了。”楠哥抬头看了看天,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样的天气对他们有点不公平,应该天天大太阳,才能让他们得到应有的锻炼效果。”
“你话都说不清楚了,话还这么多。”
“走!”
楠哥当先走出门口,踏进雨中,快步走向停车的位置。
她将手揣在卫衣的兜里,捏着自己的智齿,对身边的周离说:“小时候我妈给我说,掉了牙齿,要把上边的牙齿扔在床铺底下,把下压扔在瓦顶上,这样牙齿才能长得好。”
“槐序也是这么给我说的。”
“那你扔没有?”
“没有。”周离表情平静,“我觉得有点智障。”
“哪里智障了?”楠哥立马眉头紧皱,“我小时候就是这么干的,你看我的牙,长得多整齐!”
“我没有,也很整齐。”
“……”
“那你扔吧。”周离不和她争。
“……”楠哥脸上忽的多了一抹窘迫,“我拔完后分不清哪颗是上牙哪颗是下牙了。”
“那怎么办?会长歪的。”
“蠢!”
楠哥白了他一眼:“那对还在换牙的小孩子才管用,我早就换好了。这个智齿拔了也不会再生。”
周离耸了耸肩。
走进车里。
楠哥翻下梳妆镜,立马眯起眼睛笑了,说道:“你快看我,刚偷了白糖。”
她又飞快的瞄了眼周离:“你头顶也沾满了白糖!”
“……”
周离只默默抬起手在头顶挥了挥,将落在头发上的雨珠儿全部打掉,并不理会这个幼稚鬼。
楠哥见状也不在意。
她又对着梳妆镜拉下了口罩,看了看自己的脸:“我的脸好像肿了……”
“哪里肿了?”
“你看!”
“没有吧?”周离淡淡道,“还没有包子大。”
“她肿得很可爱呀,我肿了就不可爱了。”楠哥含糊不清的说着,左右转动着脸,对着镜子打量,莫名的她的眉头越皱越紧,感到了些许不平衡,“为什么你就没肿?”
“你也很可爱。”周离顿了下,“虽然只肿了半边。”
“为什么你就没肿?”
“不知道。”
“我要给你打肿!”楠哥想了想说。
“……”
突然就不是那么可爱了。
周离稍作思考,很关心的对她说:“你这次只拔了一边,我让你拔两边你不肯,看吧,下次还要来拔。拔了之后你还要肿一次,就是双倍的不爽。”
“两边都拔了我怎么吃饭?”
“喝粥。”
“你这个人……”楠哥扭头很不解的看着他,“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小气?”
“晚了。”
“哼!”楠哥扭过头不看他,“开车,去周倩倩那儿!”
“哦。”
路上周离看见有一家陈多多仙草屋,他最近有点喜欢这家奶茶,于是停下来买了三杯。周倩倩给他们当社团的指导老师无疑是冒了风险的,随手带杯奶茶过去,让她开心一下也好。
可惜学校没有这家店,大学城也没有,可能是因为价格稍微有点贵,不适宜学生的消费能力。
周离平常都是叫的槐序外卖。
半小时后。
周倩倩吸着奶茶,对他们说:“你们那个试运行报告写的什么鸡儿,周离你是不是又找小学生代笔了?”
周离连忙左右看了看,确定老妖怪不在这里,才松了口气。
接着他压低声音,提醒道:“倩姐,这是办公室……”
“谁叫你糊弄我!”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那能叫细节?全篇都是垃圾!”周倩倩又喝了口奶茶,“你说你糊弄归糊弄,好歹网上借鉴一下啊,那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未免太说不过去了!”
“有那么差吗?”楠哥忍不住笑。
“我小学的侄儿都比那写得好!”周倩倩说,“你问问那小学生,他老师是谁?怎么教的?”
“咳咳咳!”周离连忙制止了她,这可是说不得的,“还是说社团招新的事吧!”
“看在这杯奶茶和你们两个昨晚带我连吃了两把鸡的份上,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要是上头抽风检查,我还得替你们背这个锅。”周倩倩翻了个白眼,“社团招新的申请表我会发给你们,你们自己去打印,招生用的帐篷我已经给你们报上去了,到时候校学生会会统一设立,桌椅就自己想办法了,可以把寝室的搬过来。最好再做个宣传海报,不然我怕你们招不到人。”
“麻烦了。”周离只能暗自庆幸,还好她昨晚没有在游戏中挑槐序老师的刺。
“我们的内个呢?”楠哥又问。
“弄好了。”
周倩倩从抽屉里拿出好几个工牌,放在桌上,又疑惑的问:“你这个叫槐序的副社长是……”
“你别管了。”
楠哥抓起工牌乐滋滋的打量起来。
工牌是学校社团管理处统一制作的,刚做好,还散发着浓烈的塑料味儿。
第一个就是她的。
这牌子的样式还挺好看,配色鲜艳显眼,配色对比鲜明。上面写着概率社三个大字,下边有包子免费给她拍的广告级证件照和她的姓名、学号及社团职位。
社长两个字最是显眼。
然后是周离的、槐序的。
再之后是棉签和包子三个干事,甚至还给团子也做了一个,印着她的照片。
周倩倩无语道:“我说你们是不是有病,给猫也做一个,你们知不知道我去做这玩意儿的时候,人家老师都用什么样的眼神看我?”
楠哥只嘿嘿傻笑,又问道:“那到时候我们的招生位置在哪呢?”
“自己抢。”
“抢?”
“嗯。”
周倩倩点了点头:“每年都是这样的,帐篷总数是对得上的,但位置有好坏,你们要想要个好位置,就早点派人搬个桌椅过去把位置占了,别人看见里面有桌椅,就不会再占了。”
“跟抢车位似的!”
“一般来说帐篷是头天晚上安的,所以你们可以多留意一下。”周倩倩又给了个建议。
“知道了!”
“对了你们会打乒乓球吗?”周倩倩叹了口气,“周末好无聊,想找个人打打乒乓都找不到。”
“你不是经常和其他老师一起打吗?”周离斜瞥着她,“还有院长和校长。”
“他们最近不太和我玩了。”周倩倩想了想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们太菜了,每次都被我虐。”
“我不会。”周离说。
“我也不想和你玩。”楠哥说。
“……”
他们又在办公室聊了一会儿,因为是周末,办公室只有周倩倩一个人。当另一个教务处的老师走进来,周离和楠哥才向周倩倩告别离开。
接着便是招新筹备了。
楠哥将海报的设计工作交给了包干事,并吩咐周副社长和槐副社长去抢位置,要抢占C位,她还准备让棉签穿上她们最贵的汉服和JK,到时候站在帐篷前边吸引流量……甚至安排好了值班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