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n70d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第1215章 四十年前的故事(四千字修改中…)閲讀-rwu26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四千字修改中…各位明儿在看,或者干脆开个自动订阅攒着。)
“挺有爱的故事啊。”
即便早就知道一部分,但光佑的嘴角仍然向上扬起。
他并没有觉得两人这时候会有什么感情。
那时候无论是阿笠博士,还是芙莎绘,年纪都还小呢。
谈论这些就有抖机灵的感觉。
就是很简单,很单纯的一个帮助别人克服恐惧,走出心理阴影的故事。
“这么说,博士你和那个女生就成为了朋友,之后还每天一起去上学咯?”
其实步美的想法很单纯。
她觉得好朋友一起去上学没什么。
可在光彦和元太的眼中,就有些别的意思。
两人脸上带着调侃的笑容,没有说话,只是“嘿嘿嘿”的笑了几声。
笑的阿笠博士有些不好意思。
他连忙说道:
“其实也只有那年的秋天而已。”
鹵煮研究生院 耿於天
“只有秋天?”步美有些没懂这句话的例子。
“是搬家了么?”小哀问道。
她从光佑那里得知两人有这个约定。
但对于当年故事具体内容,她还是第一次听。
“是啊。”阿笠博士神色淡然,语气中透着一些可惜的应下。
事情已经过去四十年,阿笠博士虽然仍感到可惜,但心态好了不少。
他说道:
別碰我的艦娘 第十六籠饅頭
燃星 宇宙旅行者
“那是十一月底的某个下雨的清晨。”
“我就跟平常一样,在野井家门口等她。”
“可是一直等,一直等,我也没有等到她来。”
“我想她是不是感冒,生病了什么的,导致不能去上学。”
“所以放学之后,我就到她家去看望她。”
“结果她的邻居告诉我说,她那天一早就搬走了。”

(修改中…)
此时,光佑正舒舒服服的躺在浴缸里泡澡。
他靠着浴缸,用手机和小哀互发短信。
今天是小哀先挑起的话题。
她说今天步美三人吃完晚饭就来阿笠博士家打电动。
研究解药的事情不能被步美三人发现。
于是,她就当给自己发几天假。
连续研究那么多天,还经常熬夜研究到很晚。
而且她不久前才生过病,病虽然好了,但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好。
她也确实应该给自己放天假。
劳逸结合嘛。
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泡完澡,光佑就靠在他自己的床头,继续和小哀互发短信。
在进入高强度研究工作前,小哀和他就经常这样互发短信直到睡觉。
今天也是如此。
由于想要让小哀早些去休息,光佑特意提早结束了聊天。
互相道了声晚安,光佑也收起手机,躺在被窝里,闭上眼睛等待入梦。

翌日一早。
洗漱好,吃完早饭,光佑就拎着买给小哀的东西,去找小哀。
他到的时候,小哀已经醒了,正坐在桌旁吃早餐。
见到光佑,小哀打了声招呼:
“早上好。”
“早上好。”
等光佑回复完,小哀就问光佑:
“你昨天又去买东西了?这么多。”
坐到小哀旁边,光佑和她说:
“这不是最近天气转凉,气温变化大么。”
“昨天正好在外面,顺便买了几套衣服。”
“这几个袋子里的都是给你买的。”
“除了衣服,还有围巾、手套什么的。”
“等会儿吃完早饭,我回房间试试。”小哀吃了口早饭,咽下肚后说道。
“嗯。”光佑把购物袋先放到一旁。
然后,他说道:
“等哪天我亲手给你织一条围巾。”
“你一个男生还会织围巾,真是稀奇。”小哀用勺子搅拌着碗里的燕麦,说道。
“以前没任务的时候闲着无聊,就什么都学了点。”光佑跟她解释了下。
以前任务结束他就待在家里。
由于太过无聊,就自己给自己找事情做。
而织围巾就是他冬天觉得无聊,突然有兴趣时学的。
“话说,步美她们几个人在干什么?”光佑看向一旁,问小哀。
钗头凤
他来到时候不仅看到了小哀,也看见了另一边的步美三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东西不见了,步美三人加阿笠博士,一共四个人到处翻找。
吃着早餐,小哀解释道:
“有一封信不知道被博士放在哪里去了。”
“他们几个现在正在找。”
“信?好吧。”
看了眼到处翻找的步美三人,光佑又问小哀:
“话说回来,这三个孩子那么早就过来了?”
“还是昨天她们压根就没回去。”
“根本没回去。”小哀扬起下巴,示意了下那个方向的床。
她说道:
“就和上次去参加试映会的那次一样,三个人横着躺在床上。”
“哦。”光佑点点头。
就在两人聊天时,柯南也来到了阿笠博士家。
早上小兰就和园子一起出去逛街。
对逛街没什么兴趣的他选择留在事务所里。
他一个人也无聊,就想着过来看看。
推门走进,看见满地狼藉的客厅,柯南就凑到光佑身旁,问道:
“他们在干什么?大扫除么?”
随后,光佑就把阿笠博士丢了信的事情和柯南说了下。
闲着也是选择,柯南决定去帮忙找一下。
而光佑则微微扬起头,看向天花板。
他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就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和前几天一样。
这时,小哀已经吃完了她的早餐。
把碗筷往水槽一放,她就对光佑说:
“我去试试看你买的衣服。”
“好。”光佑也从椅子上站起身,准备去收拾一下碗筷。
—————

试好衣服,小哀就把衣服了收起来。
而此时,光佑也差不多收拾完了。
可直到现在,另外那一边的步美几人也仍然没有找到阿笠博士丢失的那封信件。
“博士,你说的那封信长什么样子啊?”柯南问了下阿笠博士。
他想有特征的话应该会豪宅很多。
回想了下那封信的样子后,阿笠博士说道:
“那封信被装在一个明信片大小的信封里。”
“具体我也有些记不清了。”
说完,阿笠博士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博士,那封信是写什么啊?”步美不大了解这些,就问道。
“是我一个博士朋友他儿子的结婚请柬。”阿笠博士有些尴尬的说道。
他说道:
“信封里面似乎还有得今天发回去,确认是否出席的回函明信片。”
“这么重要的东西,博士你应该要放好的。”元太帮忙找的同时说了一句。
“就是说啊。”光彦点头附和道。
就在此时,光佑忽然注意到回到客厅的小哀头发上有一个“装饰”。
他顿时恍然:
“原来是这件事啊!”
“芙莎绘和博士约定好的那一天难道就是今天?”
他在小哀的头发上看见了一片已经变成金黄的银杏叶。
银杏叶让他想起了那件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那就是阿笠博士和芙莎绘的十年约定。
而金色的银杏叶则是在提醒他约定的时间快要到了。
他只记得两人约定的大概时间,具体是什么时候,他完全不记得了。
试好衣服才刚回到客厅,小哀就听见几人抱怨。
她便出声说道:
“你们几个就别抱怨了。”
“信之所以会不见,和昨天晚上过来打电动,却把这里搞乱的你们也有关系。”
“说的也是…”光彦和元太瞬间没了底气。
用毛巾擦了擦手,接着,光佑走到小哀身旁,伸出手帮她把头发上的银杏叶拿下来。
“小哀,你今天早上去学校了?”光佑问道。
“嗯,早上和步美去学校看了下学校的兔子。”小哀点点头。
她说道:
拔劍 男丁
“养兔子的那个地方靠近那条种着银杏树的路。”
“应该就是那个时候飘到我头发上的。”
说完之后,她还用手掩着嘴,打了个哈欠。
听见两人的对话,步美也停下手里的动作,摸了摸她自己的头发。
她也在她的头发上找到了一片金黄色的银杏叶。
“兔子?“光佑回想了下,说道,“我记得昨天好像听见有女生说兔子好像生病了。”
帝丹小学中有养这种小动物的习惯,说是培养孩子们的爱心以及责任心。
目前看来,效果还不错。
不过,这也仅限于大部分女生,以及一部分男生。
“所以我早上和步美到学校去看了下。”
说完,小哀目光扫了眼满地被翻出来的东西,问道:
“话说回来,你们还没有找到那封信么?”
“没有呢。”步美摇摇头。
捏着下巴回想了下平时阿笠博士收到信件后做的事,光佑说道:
“我记得博士看完信件之类的,一般都会顺手摆在电视上。”
“会不会是掉到电视后去了?”
“你们刚才找过哪里了么?”
“没有。”步美摇摇头。
闻言,光彦就走到电视旁,弯着身子,往电视后的缝隙里看了一眼。
见到缝隙里确实有信之类的东西,光彦就对众人说道:
“还真的有很多东西诶!”
“你们看。”
他伸手将那些东西全部拿出来之后抬起手给众人看。
在他手上有好几个信封。
信封上都因为长时间放在电视后面的缝隙中,落了一层灰。
“一开始就应该从这种地方找起吧。”柯南有些无语。
看到信件,光佑嘀咕了句:
“看来还真的是今天。”
“什么今天?”小哀听见这句话,有些不解的问道。
“其实没什么。”光佑给小哀简单的说了下情况,“就是之前和你说博士他青梅竹马的那件事。”
“那件事啊?”小哀想起来了。
之前光佑有和她讲过。
但由于不想破坏两人之间的约定,所以就没有采取行动。
而是想着看看有没有别的机会。
但至今为止也没有机会。
之后更是有很多事,压根就没有什么时间。
“马上就要到约定的那一天了?”小哀又问。
“嗯。”光佑点点头,对她说道,“而且很有可能就是今天。”
“接下来让他们两个自己解决?”小哀看向光佑,问道。
“嗯,如果约定的就是今天,那就让阿笠博士自己去找对方吧。”光佑早就做出和小哀相同的决定。
不是他不想帮,或者是想偷懒什么的。
既然是阿笠博士和芙莎绘的约定,那就让他们两个人自己来。
他插手算什么事儿?
对此,小哀点头表示同意。
她觉得挺好。
身为女生,她很理解这种心情。

拿着信件坐到沙发上,众人开始一封封的看。
找到的信件、或者明信片、贺卡什么的有很多,例如:
贺年卡、暑期问候、甚至还有驾照到期的更换通知书。
找到这些东西,让阿笠博士感到很意外:
“这些全都是我以为不见了的东西啊。”
除了这些外还有几封信件。
最上方的一张明信片吸引了小哀的注意力。
“这个字很可爱啊。”
“一看就知道是个小孩子写的。”光佑也说了句。
两人随后对视一眼。
虽然小哀没问,但她询问的眼神足以说明一切。
秒懂的光佑点头表示肯定。
不过,这张明星片吸引的只是光佑和小哀两人。
以及当年的当事人,阿笠博士的注意。
其余人的注意都还在那封消失不见的请柬之上。
稍一停顿,光佑就把大概率是芙莎绘写的明信片放到一旁,然后拿起下一封信件。
他翻看了一番,然后说道:
“应该就是这个了。”
“博士,找到了!”步美说道。
可当另外几人抬起头看向阿笠博士时,就发现阿笠博士拿着刚才那封字很可爱的明信片。
他低头看着明信片,脸上露出追忆的神色。
几人喊了几声,阿笠博士才回过神。
“博士,你是找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么?”元太好奇的问道。
“是刚才那张小孩子写的明信片!”步美没别的心思,就单纯的说了下那是什么。
早熟的光彦随口一猜:
“博士,难道说那是你小时候别人给你的情书么?”
闻言,阿笠博士老脸微微一红。
即便是光彦自己都没想到。
他随口一猜,竟然还真猜的八九不离十。
明信片上虽然不是情书,当年两人或许都没意识到那种感情,但也确实有点情书的意思。
十年的约定,确实挺浪漫的。
“不是。”阿笠博士红着脸解释道,“这是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送给我的明信片。”
“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
“四十年前?”柯南有些惊讶。
算了下时间,光佑问道:
“那会儿博士你应该是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吧?”
“是啊。”阿笠博士点点头。
他一边回忆,一边给几人讲述那段时光:
“我记得那天是暑假刚结束,结束的第一天。”
“因为快要迟到了,我就抄了条近路。”
“结果看到有一个低年级的女孩子躲在电线杆后面。”
“看上去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深色的宽沿帽子藏不住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