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m17ps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要做閻羅 愛下-第1220章:九一八事變看書-m3nxz

我要做閻羅
小說推薦我要做閻羅
哒哒哒……皮鞋的声音响彻走廊。一位穿着西服的瘦削阴灵走在空旷的过道上。面容焦急。就在他身后,跟着数位阴灵,有男有女。
哪怕他们穿着阴司的高档西服,却根本掩饰不住脸上的惶恐。但无论心中再怎么着急,他们也丝毫不敢大声喧哗。偶尔看到有阴差经过,还要频繁点头示意。
无它,这里是华国台湾省巡抚衙门。非四常级别地府天然在这里低一等。
一行阴灵飞快地穿过数道大门,前方出现了一片宽敞的大厅,三三两两,各种肤色的阴灵在各张桌椅上交谈。而中央,是一张十五米左右的迎宾桌。
他们飞快走到桌子前,为首的瘦削阴灵俯下身子,双手都撑在了桌面上,咬牙道:“我要见日本地府大使川岛琢磨!现在!”
“早乙女大使,不好意思。”前台穿着仕女服的华国阴灵看了看表格,微笑道:“川岛大使正在接受布政使阁下的召见……”
“你确定是召见?!”早乙女大使的声音猛然拔高,大厅中顿时数道目光看了过来。他立刻压低声音,抿着嘴唇道:“这是非法扣押!这是违反国际法的!”
“抱歉。”女子微微鞠躬:“布政使阁下接见完毕,会马上通知您。”
“听着!”早乙女嘴唇都快被咬烂了:“这是误会,绝对的误会,现在两地府之间出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误会。我们从黄泉比良坂赶来,就是为了解决误会,贵地府不能将我们拒之门外!”
女子仍然鞠躬:“抱歉。”
该死!
早乙女磨着牙站直了身躯,压下心中焦灼的怒火。朝着后面的阴灵道:“去……找地方等!”
“我就不信华国地府能不见大使!”
叮铃铃……就在此刻,电话铃声忽然响起,前台女鬼拿起听了数秒,摁住话筒道:“早乙女大使,布政使阁下刚结束川岛大使的会面。川岛大使希望见您。”
“马上带路!!”
……………………………………
这是一间不算大的房间。
沙发,桌椅都很齐全,电话也有,除了门口站着数位监视的阴兵,这里就如同普通会客室一般平常。
川岛琢磨抱着头坐在沙发中,短短一天,他的灵魂已经无比憔悴,双颊深陷,鬼火只剩下蚕豆大小,仿佛下一秒就会随风而去。
咚!门猛然打开,早乙女一步冲了进来。川岛琢磨目光一亮,还没站起,已经被早乙女提着衣领提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早乙女的目光都几乎在喷火:“你知不知道这是多大的外交事故?!”
川岛琢磨嘴唇颤抖,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好了!”一位女性阴灵沉声道:“现在不是追责的时候!我们是来解决!不是来泄愤的!”
早乙女恨恨地放下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喝茶,立刻从牙缝中说道:“我问你答,第一,那是不是我们的船?”
“是……”川岛琢磨痛苦地低下了头:“是长服造船社的船只,铁甲安宅船……技术只掌握在这些大型造船厂手中。根据船尾的标记,已经造了四十多年……无论是建造地点,人工……昨天都查出来了……”
“八嘎!!你就没有反驳一下?!”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川岛琢磨猛然站了起来,一天的憋屈,愤怒,此刻终于在高压下如同火山一般爆发,直接对着早乙女咆哮道:“我还要怎么反驳!?我说那不是日本阴差!只是一堆衣服而已!别人布政使巡抚根本不信!别人说是亲眼看到的!”
“然后呢!然后别人全都灭了!全灭!懂吗?!现在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咱们没有第一时间到现场就没有任何防备的资格!!”
早乙女的眼角抽动了两下,狠狠摁了摁太阳穴:“坐吧,是我激动了。”
所有阴差都坐了下来。一位妇女沉声开口:“华国地府呢?华国地府什么意思?”
“最可怕的就是这一点。”川岛琢磨试图端起茶杯,但手却抖得如同中风。他干脆狠狠顿下茶杯,声音都有些发飘:“华国地府……什么都没说!只是在不断谴责!你们知道吗,你们来之前,我就被骂的头都抬不起来!”
死寂。
没有一位阴差还能开口。
带兵入境,如果华国地府点头,那就是一起普通的外交纠纷。
但不点头……
这他妈甚至能成为无法反驳的战争借口!
“他们……”一位微胖的阴差感觉喉咙都在发干,颤声道:“不会是打算……掀起战争吧?”
“不可能!”“不会,没有任何理由!”“黄泉比良坂虽然是三流地府,但是我们的防御是世界一流的!并且,我们还有其他地府罕有的创造级别神器!”“华国地府开战?说什么笑话?三常会干看着?周围的地府会干看着?现在不是几百年前的纷争时期。”
“那他们到底想做什么?”早乙女的声音都尖锐了:“制裁?我们那里惹到他们了!我们又没有参拜什么神社!每年的费用我们是第一个结算清楚的!”
微胖阴差也死死捏了捏眉心:“不仅如此……华国地府的能源基金,甚至选了战国派,为了和华国地府重修旧好,伊邪那美大人都没有反对。我们在拼命修复华日两国的关系,华国地府为什么会忽然动手?”
这明显是要对日本地府经济制裁或者军事威慑的前兆!
想通过他们警告三常?
三常也根本没有出、台什么对华国不利的措施啊?国际上彼此的小摩擦多的是,没必要上来就下这种重手。这瞎子都看得出来是栽赃嫁祸,这太丢四常的逼格了。对方仿佛就是想随意找个借口,对日本地府动手而已。
你这么玩儿,周围的地府会怎么看?谁不会因为有这么一个强大的邻居而寻找强援?
得不偿失,日本地府有什么东西值得你们捞回成本?
所有阴差都陷入了沉思,只有川岛琢磨嘴唇张了几次,又合了起来。
他很想说:这和几十年前阳间日本的918事件几乎没有区别!华国地府可能是要对黄泉比良坂用兵。
但是,这个结论如论如何看都太过愚蠢,愚蠢到他自己都不怎么相信,所以,他闭上了嘴。
“带上礼物,去见见布政使和巡抚。”最终,早乙女肉疼得开口:“试探一下他们到底想要什么,表达出……黄泉比良坂已经做好了接受的准备,只要不触及底线。”
“是。”“明白。”
……………………………………
哗啦啦!一张张报纸,飞舞在各个城市大街小巷。
日本地府根本不知道,这件他们认为可以和平解决的“普通外交事故”,经过华国地府的手,是如何疯狂的发酵。
“号外!号外!!”阴传媒下属报业集团,黄袍加身的报童们拼命呼喊着:“日本地府黄泉比良坂领兵过境,再一次践踏华国地府国土!台湾布政使巡抚杀敌千人,将日本铁甲安宅船驱逐出境!”
“日本地府黄泉比良坂铁甲安宅船擅闯华国海域!无视国际疆域划分!”“联合地府视若无睹,黄泉比良坂日渐猖狂!”
与这些煽动性标题相符的,是几乎售空的报纸。
“来一份。”一家报亭前,一位男子一手拿着报纸,一手拿着豆浆油条,刚看了几眼,就冷哼了一声:“日本地府这么猖獗?还以为现在的华国地府是1938年?”
“可不是?”报亭老板也是义愤填膺,嗤笑着说道:“我看啊,就该打过去!让他们知道现在的华国地府有多牛逼!”
“没错,打过去!”“报阳间的仇。来了地府还受日本的鸟气,我可受不了!”“亚洲不是我们和印度才是老大吗?什么时候日本地府也敢擅闯华国海域了?”
顿时,周围的阴灵齐齐出声。
这一幕不止发生在承薪,华国地府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县村,基本都发出了同样的呐喊。好不容易站起来的华国地府,好不容易重新建立的自信,绝不容任何挑衅!
出兵!
跨过对马海峡!
为阳间报仇!
这样的声音,在短短几天内,如同海啸一样席卷华国地府。当然,这不仅仅是报纸,还有更多政府的引导。无论电视,新闻,各种热点,几乎全部都在频繁地提及此事。
这代表什么?
一个成熟的政府应该有所察觉,这就是战争的硝烟。无论会不会燃起来,都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否则……说不定就是灭顶之灾。
然而,华国地府因为九州正神结界,没有谁能察觉到这股硝烟。
就在四天后,一直没有正面发声的华国官方,忽然召开了记者招待会。那隐藏在幕布之下的剑锋,第一次悄然亮了出来。
严厉谴责日本地府未经许可阴兵过境!
严厉谴责日本地府未经许可武装军舰入境!
严厉谴责日本地府不配合的消极状态!华国地府将保持武力反击的权利,这是面对他国武装挑衅的最后手段!
这场发布会,让所有国家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不是……现在华国地府这么不要脸的吗……还有,日本地府到底踩到了什么地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