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czh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討論-第163章 奇葩親戚讀書-8za69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兰项集团已经决定走司法程序,起诉竞争公司,使用恶劣手段或许他们的策划方案。
不过,这个过程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支临冥也急在这一时,只是越想越觉得这件事不对劲。
蓝阳阳也连续忙了几天,好不容易到了周末,死活都不愿意去公司,赖在床上不肯起。
支临冥便也陪着她,柔声细语、耳鬓厮磨,一上午的时光就过去了。
门外传来敲门声,徐助理说道:“蓝小姐,楼下来了一位妇人,说是你的亲戚,你要不要见见?”
“啊?”蓝阳阳懵了一下,“什么亲戚啊?”
“她说是你的六婶,从皮县来的。”
蓝阳阳仔细想了想,记忆里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
“你让她等等,我马上就来。”
玲珑骨
她立刻起床换衣服,洗漱下楼。
客厅里,六婶正在客厅里,东瞅瞅西瞅瞅的,甚至还上手摸摸,她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子,穿着玫红色的外套,下身一条深蓝色的布裤,黑色的布鞋,鞋底已经磨平了。
六婶穿的要比她好的多,一身行头都是半新的,不过也难掩一身的俗气。她看起来四十多岁,因为常年在田间劳作,所以皮肤黝黑,个子也不大高,但是很壮。
她拿起柜子上的一个金色人偶摆件,问道:“这是纯金的不?应该值不少钱吧?”
“你……是六婶?”蓝阳阳不确定的问道。
记忆里关于这个人的信息并不多,隐约记得是父亲一个堂弟的老婆。
六婶笑道:“当然了,你不记得我了?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长这么大了,模样都没变。”
幽靈劍
蓝阳阳尴尬一笑,“那您来有什么事?”
刘伸立刻把那个女孩拉到了身边来,“这是我女儿小萍,身体有些毛病,所以我带她来看看。我打听了好久,才知道你住在这,看病的这段时间,我在你这住着,没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这是应该的。”蓝阳阳连忙答道,“她是什么毛病啊?”
“她都十七岁了,也不开口说话,怎么样都不说话,急死个人了。”六婶说着,直接掐了一把小萍,她疼的皱眉,却是一声都不吭。
“你瞧瞧,我都掐她了,痛了也不说话,肯定是有大毛病!”
蓝阳阳看着小萍,她瘦的可怜,脸上一点肉感都没有,仿佛一个骷髅上敷了层皮,两只手腕也是竹竿一样。
“那我明天带她去医院看看吧。”蓝阳阳说道,她怀疑这孩子压根就不是身体有毛病,而是心理上的问题。
“对了,你们吃午饭没?要不要一起吃点?”蓝阳阳礼貌的问道。
六婶忙说:“没呢,一起吃没问题啊,不过,你妈妈呢?”
她环顾了一圈,却只见到两个男人,没有顾美智在。
“我没跟我妈住在一块。”蓝阳阳这才想起来,赶紧介绍了一下身边的人,“这是我男朋友,叫支临冥,这是徐助理。”
“哎哟,钓到金龟婿了啊?”六婶打量着支临冥,言语之间有些酸,“我家女儿长得也好看,明年就成年了,到时候也给她介绍个好人家啊。”
“这个不急,先吃饭吧。”蓝阳阳说道。
六婶坐下之后,看到小萍还站在原地没动,顿时怒道:“小萍,你还站那干什么呢?赶紧过来坐!”
小萍被她吼的缩了缩脖子,蓝阳阳见状,朝她招招手,温柔的说:“小萍,过来吃饭了。”
重生之千金巨星 采蘑菇的熊
吃饭的时候,六婶每次夹菜,都要很大声的嗦筷子,然后在菜碗里翻个不停,连汤汁都溅到了桌上。
蓝阳阳只觉头皮发麻,一时之间十分后悔跟她一起吃饭。
再看一旁的支临冥,他就没打算跟六婶一起共进午餐,已经在吩咐徐助理点外卖。
蓝阳阳立刻走过,笑着说:“徐助理,我想吃红烧肉,要两份。”
外卖送到的时候,六婶已经吃完了,桌上六个菜,全都空盘了,她满意的打了个饱嗝。
蓝阳阳忽然觉得,和六婶的饭量比起来,自己简直是个弱鸡。
六婶转头看见徐助理手上的外卖时,有些不高兴了,问道:“这什么意思?嫌弃我脏,不跟我一块儿吃,是不是?”
“您一个人把六个菜都吃完了,我们只配舔盘子,是吗?”徐助理脸上带着职业性的微笑,但说出来的话却如同刺一般。
六婶一听,更是大怒:“你们不是有钱吗,吃你几个菜怎么了?再说,我是来投奔阳阳的,你一个打杂的,有什么资格说?”
她这话蓝阳阳也不爱听,说道:“六婶,既然你吃完了,就去休息一下吧。”
六婶没走,依然坐在餐桌旁边。一只脚脱了鞋,翘在另一条腿上,一边抠着鼻子一边说:“你妈现在住在哪里?怎么说以前也是我们老蓝家的人,十几年没见了,这一趟我来,最起码得请我吃个饭吧?”
蓝阳阳正吃着饭呢,那瞬间突然就有想吐的冲动,第一次觉得如此恶心。
看着一桌子的饭菜,她突然吃不下了,甚至还有点反胃。
搁下筷子,她叹了口气。
支临冥也是没什么胃口吃了,让徐助理把饭菜都收拾走。
“我妈都已经改嫁那么多年了,你要是想吃饭,我请你吃就是了。”蓝阳阳淡淡的说道,也不知道这个六婶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我们老蓝家也从来没亏待过她,她却在你爸死了之后,立刻改嫁,这么多年了,过上好日子了,也不知道回去看看,这没良心的。”六婶说着,从口袋里翻出一个老人机,“我这里好像还有她的号码,我打过去问问。”
“算了吧。”蓝阳阳觉得这六婶实在奇葩,不想她打扰到顾美智。
可六婶不听,还是打了过去,还开了免提。
“喂,小美啊,我是你六弟妹,记得我吗?”
“你是?”顾美智想了一会,一直在应家的圈子里想。
夜船吹笛雨瀟瀟 滄月
超神替补
“你忘了啊?阳阳的六婶啊!”
顾美智顿时恍然大悟:“我记得,有事吗?”
無限沈淪 故蜀未歸人
这么多年没联系,她的感觉不太妙。
六婶说:“我现在在宁市,我女儿啊有点毛病,带她过来看病。”
“哦,这样啊,今天下午正好有空,我带你们去医院吧,你把地址给我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