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4uk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致命偏寵 ptt-第392章:我來找賀先生做個交易看書-3pnzd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
见黎俏没说话,贺琛蓦地伸手想要挑起她的下巴。
但指尖还没碰到那瓷白般的肌肤,手腕就被捏住了。
贺琛不动声色地看着黎俏,眼里的兴致颇浓,手指灵活一转,眨眼就挣脱了她的钳制,“宝贝,你是来找我打架的?那可不行,我不打女人。”
黎俏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哪儿来的自信能打得过她?
我已經可以不愛妳了
此时,贺琛的眼神依旧带着笑,但是眸底逐渐幽深,慵懒中透着轻佻,偏生又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高深。
黎俏不想和他浪费时间,也深知贺琛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她抿了抿唇,开门见山,“我来找贺先生做个交易。”
“交易?”贺琛缓缓直起腰板,掏出烟盒往嘴里丢了根烟,舌尖把烟头顶到嘴角咬着,也没点燃,视线上上下下地扫着黎俏,“什么交易?就你这小身板,够我折腾的吗?”
黎俏目光一凝,对于贺琛这番调戏的流氓话,表情逐渐转冷。
贺琛见她俏脸寒霜,咬着烟卷晃了一下,“这就生气了?啧,那你先说说什么交易,我看看我需要折腾你几个晚上。”
黎俏没说话,缓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宝贝,来我地盘上做交易的女人,要么横着出去,要么死着出去。”贺琛不紧不慢地点了根烟,扭头吹出烟雾,顺势倚在了旁边的沙发上,“你选吧。”
然后,一柄金色沙漠之鹰以迅雷之势顶在了贺琛的脑门上,“要么跟我做交易,要么我送你两枪,贺先生选吧。”
其实贺琛看见黎俏掏枪了,但也没在意,还是那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倚着沙发。
他挑眉往上看了看,抬手又嘬了口烟,“嗯?金色沙漠之鹰,谁给你的?”
这枪他记得少衍有一支。
第一次,黎俏内心升起了一丝丝的挫败感。
来自于贺琛的无厘头和油盐不进。
她只要扣下扳机,就能一枪毙命,但他好像一点也不在意。
这时,贺琛又瞄了眼头顶的枪口,撇了撇嘴角,“宝贝,看来你还真是不够了解我。”
话落的刹那,黎俏已经心生防备。
贺琛出手的速度极快,拇指不偏不倚地穿过扳机,很巧妙挡住了黎俏扣动扳机的手指。
他嘴里依旧叼着烟,本想从黎俏的手里夺枪,但似乎也低估了她的身手。
黎俏脚下一旋,用巧劲儿避开了贺琛的手,下一秒飞快地出拳,堪堪擦过了他的眼尾。
谁在摆渡那份刻骨铭心的爱 成小晟
贺琛被迫放手,眸子一眯,泄露了几分隐藏的杀气。
他咬着烟吸了一口,含糊地赞扬:“小宝贝,你还挺带劲儿。”
黎俏被他左一句宝贝右一句宝贝恶心的够呛,重新举枪的刹那,贺琛蓦地动了。
修羅戰神 羽觴
比之前更快,长腿一跨,单手按着枪头,手指一动,眨眼间就巧妙地卸下了弹夹。
于是,两人一个举着枪,一个拿着弹夹,谁也伤不了谁。
黎俏眉间清冷,直接甩了手里的枪,语调不温不火地说道:“贺先生看来是不想和我做交易了。”
“你这是做交易的态度?”贺琛低头看了眼弹夹,心里骂了句操,还他妈真有子弹!
他缓了口气,随手把弹夹丢在了沙发上,“来,跟老子说说,到底什么交易?”
在他地盘上动枪,看来是没被男人教育过。
黎俏面色冷淡地望着贺琛,勾了勾嘴角,“我要白鹭回,条件随你开。”
白鹭回,哦,那个小白脸。
玄妖物语
贺琛半垂着眼睑,唇边笑意渐浓,但眼神却非常冷,“原来为了别的男人来的?”
说着,他走到沙发前入座,大腿根不小心被弹夹硌了一下,歪着身子把弹夹从腿边拿出来,扬手就扔了。
贺琛咬着烟吐出浓雾,又拍了下自己的大腿,“来,坐这儿说。”
黎俏看了眼被他丢远的弹夹,思索着要不要去捡起来给他补一枪。
她就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男人。
同为南洋地下势力的掌控者,她以为贺琛和屠安良相差无几。
现在看来,他比屠安良不要脸的多。
正想着,贺琛又不怕死的说了一句,“你要白鹭回,我可以给你。但我要你,成交?”
黎俏不怒反笑,慢吞吞地挪到贺琛面前,嘴角扬起,黑白分明的眸子深不见底。
见状,贺琛还自作多情地把长腿往前伸了伸,努嘴示意让她坐。
就当两人距离缩短的瞬间,贺琛也打开怀抱准备迎接她的小身板时,一个右勾拳狠狠砸在了他的嘴角上。
————
多少年了,他终于又挨揍了。
贺琛始料未及,或者说他没想到有求于人的竟然比被求者还他妈牛逼。
你以为你是第二个商少衍?!
贺琛被砸了一拳,俊脸偏到了另一侧,很疼,但他体内的暴戾因子也彻底被唤醒。
他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眼神里充满了浓稠的邪肆阴森,耳边又不合时宜地飘来了贺敖的助威声。
蠢货!
打架不行,当啦啦队倒是挺合格。
贺琛人高马大,哪怕浑身肌肉的张力几乎要崩开衬衫,他的嘴角仍然挂着轻佻的笑。
一呼一吸间,两人打在了一起。
论身手,黎俏有自信。
同样她也有所保留,毕竟要带出白鹭回,有求于人,所以她没有下死手。
但是,面对贺琛不按套路出牌的咸猪手,她怒火攻心,出手也难以控制地愈发凌厉狠绝。
贺琛这个男人,你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来定义。
因为他说过不打女人,但他没说过不占女人便宜。
比如和黎俏近身肉搏,你以为他要挥拳,其实他是趁机摸了下黎俏的脸蛋。
再比如,你以为他要抬腿攻击的时候,其实他身形一歪,凑到黎俏的跟前猛嗅了一下,嘴里还在念叨:“真香。”
他很少会遇到对手,更没遇见过敢和他直接动手的女人。
一个为了白鹭回而来的漂亮姑娘,身手还不错,这太让人兴奋了。
几番过招,黎俏趁其不备捏住他的手指。
就在她施力想要掰断的那一刻,贺琛特别不要脸地倾身勾住了她的腰,眼里光芒大盛,“宝贝,你要是把我的手掰断,我就剁了白鹭回的胳膊。”
如花一张振这呲怂 糖加三勺一一李泽
黎俏维持着掰他手指的动作,漆黑的眼里流淌过一丝邪冷的光,“你剁下来,我也能给他接回去。但你敢伤他,我平了你三十二处地下赌场。”
这一刻,贺琛轻佻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居然知道他有三十二处地下赌场?
电光火石间,他眼底掠过朦胧的杀意,巨大的力道瞬间勒紧了黎俏的腰,“这么牛逼?那你平一个给老子看看。”
然后,休息厅虚掩的大门再次被人踹开,危险而低冽的嗓音砸了过来,“贺琛,你是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