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h26优美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 起點-911章 回家熱推-mzp4t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东星阁。
这是一家主打粤菜馆的餐厅,今天是周六人不少,来的晚了还需要等位子。
好在市妇产科医院离这里比较近,李辉提前过来等位,韩彬到餐厅时正好有了空位。
“彬子,这边这边。”李辉坐在靠窗的位置招手,顶着两个黑眼圈,脸色看起来有些憔悴,像是两天没洗了,不过精神到不错,确切的说有些亢奋。
韩彬笑着走了过去,“恭喜呀,我们好李组长终于当爸爸了。”
“光嘴上恭喜不行,今天得陪我好好喝几杯,咱们一醉方休。”桌子上放着两瓶酒,李辉说话间就拧开了一瓶。
“一醉方休没问题,不过你得多喝点,要不然你还没喝尽兴,我就先倒了。”韩彬虽然酒量不错,但跟李辉却比不了。
“闲话莫说,先走一个。”李辉端起酒瓶倒了两杯酒。
“毛线,菜都没点就开喝,好歹先来个花生米呀。”
“菜我都点了,保准是你爱吃的。来来来,走一个。”
看到李辉这猴急样,韩彬也有些哭笑不得,“大哥至于吗,又不是你生孩子,弄得跟劫后余生似的。”
李辉先干了一杯,“痛快,爽。”
韩彬也陪着他喝了半杯,肚子里没东西,他不敢猛喝,要不然酒量没到就醉了。
“彬子,我跟你说,虽然不是我生的,但我也老紧张了,这玩意比查案都紧张。你是没经历过,等到时候你遇上了,没准比我还激动。”
精靈世界夾縫求生 岑自省
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您的菜。”
服务员放下一盘金钱肚,一道白灼菜心,就离开了。
韩彬尝了一口金钱肚,有一股咖喱味,挺地道的。
“彬子,这女人生孩子真跟劫后余生一般,我老婆被推进产房后,我们这些产妇家属都在一个屋子里等着,不是我们一家,是好多家。
前面有个小窗口,护士会在那边叫人,诶呦,乱七八糟的什么事都有,有的还好是缺东西,有的等了很长时间生不了,让买一些吃的,比如说小米粥、巧克力。
还有的是难产,等了半天生不了,让家属签字剖腹产,我看到一个哥们,拿起笔都打哆嗦,老半天写不出来一个字。”
李辉吃了一口菜,继续说道,“只要那个窗口有护士走过来,大家都会不由自主的盯着,护士喊谁家的名字,某某生了,是个儿子。那家人高兴的不要不要的,就跟中了奖似的,其他人还得等着。
有一户人家,一听说的是女儿,老公公不说话了,老婆婆哭了起来。女儿凑过去问咋了。老婆婆哭着说,人家别人生的都是儿子,咋到了我们家就成女儿了。
失落的微笑
我听着还挺气愤的,女儿咋了,我家也生了一个女儿,我觉得挺好,女儿懂事、孝顺、压力也小。”
服务员走了过来,上了一盘虾饺、一盘芋头蒸鸡。
一般粤菜的分量都不大,都是小盘,好处是可以多吃几道菜。
李辉吃了一个虾饺,继续说道,“我告诉你,虽然在产房外面就到等了几个小时,但人间的悲欢离合可以说看了个遍。而且,为了给我老婆打气,我还进产房陪产了。”
李辉露出一副我很厉害,快夸夸我的表情。
韩彬笑了笑,“生了孩子,我咋感觉,你比你老婆还骄傲。”
“骄傲谈不上,反正我是打定主意,这辈子只要这一个孩子,太折腾了,一个就够了。”李辉颇为感慨。
闯也是一种生活 LOVE奶酪
韩彬听得很认真,李辉说的这些都是经验之谈,对他来说也算提了个醒。不过有些事没有亲身经历,终究是无法理解的。
韩彬现在还没结婚,李辉说的这些,他总觉得还有些远。
李辉拿出手机,点开了一张照片,“看,这就是我女儿出生时的照片,漂亮吧。”
韩彬凑过去瞅了一眼,好丑。
元末飛仙 唐家飛刀
当然,这话不能明说,韩彬摸了摸下巴,“嗯,挺像你的。”
李辉嘿嘿傻笑,“嘿嘿,那是,我女儿嘛。”
韩彬一边喝酒,一边听李辉唠叨,他今天的角色就是一个听客。
灵武狂尊
一顿饭吃完,韩彬大概喝了六七两,剩下的都让李辉喝了,他不光喝痛快了,也说痛快了,这嘴就没有停过。
饭后,两人打车回家,韩彬先将李辉送到家门口,才让出租车送自己回家。
到家后,韩彬给王婷打电话报平安,就趁着酒劲睡觉了。
荒草集 三笠先生
……
翌日上午。
“叮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韩彬打了个哈欠,“喂。”
手机里传来了韩卫东的声音,“都几点了,怎么还睡觉呢。”
韩彬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昨晚喝酒了,睡了个懒觉。”
“少喝点酒,你刚当上中队长,可别喝酒误事,把前程给耽搁了。”
“我知道,昨天不是有事嘛。”
“行了,你赶紧下来吧,我们在小区门口等你。”韩卫东挂断了手机,对着一旁的老婆抱道,“咱都跑了一趟菜市场了,这臭小子还没起床。”
“儿子工作那么忙,好不容易休息个周六日,肯定得睡个懒觉,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不睡懒觉的。”王慧芳不以为意道。
“这小子是昨晚喝多了才没起床,这要是有了紧急案件,不就耽误工作了嘛,等一会他来了,我可得说说他,免得他喝酒误事。”
“儿子心里有数,既然他喝酒,昨天肯定是有正经事,你少说两句就行了,说多了,他又该烦了。”
韩卫东不满道,“你瞅瞅,我这还没说呢,你到先拦起来了。我好歹是他爹,是他工作中的前辈,以我的人生阅历和经验,说说他还不行了。”
王慧芳撇撇嘴,“爹是没错,但说到工作中的经验,我看还是算了吧,你半辈子就混了个所长,我儿子现在都是市局刑侦大队的中队长了,要是学习你的工作经验,以后还怎么进步?”
————
韩卫东“……”
韩彬一溜小跑的赶了过来,本以为会挨老爸一顿训,结果坐进车里后,发现老爸安生的很,没有丝毫说教的意思,这让他觉得有些不适应,这要是放在以前,那肯定得教训几句。
“妈,我爸咋了?”
王慧芳知道儿子是啥意思,笑道,“没咋呀,这不是挺好的嘛。”
“咳……”韩卫东轻咳了一声,他是想教训儿子几句,但是老婆刚才那番话,让他底气有些不足,不过要是一句都不问,反而显得不正常了。
“你昨天不是去王婷家了吗?喝酒也该是中午,怎么晚上还喝上了。”
“没有,那天中午没喝,估计是王婷妈给她爸打了预防针。傍晚的时候,李辉打电话找我喝酒。”
“你俩喝酒,也不至于喝那么多呀。”
“李辉老婆生了,把他激动坏了,我就喝了六七两,他喝了一斤多。我估计这会还睡着呢。提醒我了,一会得给他打个电话,别出了啥事。”
王慧芳声音陡然拔高,“李辉老婆生了?”
“昨天下午生的,他两天一夜没合眼,兴奋怀了。”
“生的啥,儿子还是女儿?”
“女儿。”
“女儿好,贴心。李辉家条件一般,以后生活压力也小。”王慧芳道。
一家人面前,王慧芳说的比较直,但也确实是这个理,李辉两口子都是工薪一族,还供着房贷,买一套房子就不容易了,买第二套肯定会有压力。
韩彬道,“他也是这么说的,还说就要这一个,以后肯定是不生了。”
韩卫东哼道,“你们这代人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我们那个年代是想生不能生,你们现在是让生不肯生。”
王慧芳反驳道,“那能一样嘛,现在的年轻人压力多大。咱俩结婚的时候你有房吗?你有车吗?就你这条件放到现在准打光棍。还生一个、生俩,躺在被窝里做梦吧。”
韩卫东“……”
“哈哈……”
韩彬笑了,这话怼得好。
韩卫东蔫了,憋了半天,喃呢道,“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谈话间,一家三到了老家。
天气冷了,他们回来看看老爷子,想接老爷子去市里住,不过老爷子一向自由惯了,未必舍得自己的小院。
得知韩彬他们今天要回家,韩廷谦一早就坐在大门口等着,老远就看到了韩卫东的车,走到路边去迎接他们。
“爷爷!”韩彬下了车,走过去搀扶老爷子。
“彬子回来了,冷不冷,赶紧回家。”老爷子显得跟高兴,往车里瞧了瞧,“王婷咋没跟着你一起回来。”
“没叫她。”
“改天带她回家看看。”
“行,下次我一定叫上她。”
“走走,快回家。”一家人团聚,老爷子显得十分高兴。
韩彬也有段时间没来了,别说,还挺想自家的小院,
狸花猫在门洞里盘了个窝,看到韩彬后‘喵喵’叫了两声,算是跟韩彬打招呼了,依旧傲娇的不肯靠近。
两只鸟、金鱼、乌龟都挪到了储藏室,那里暖喝一些。
冬天的院子比夏天冷清了许多,不过阳光洒在院子里暖融融的,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一家四口热热闹闹的吃了顿团圆饭,老家已经烧了天然气,比往年要暖和,也更干净了。
下午韩彬也不嫌冷,搬了一把椅子坐在葡萄树下晒太阳、喝茶,这个小院承载了很多他幼年的记忆,虽然不常回来,但这里却是他的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