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5w69好看的都市言情 日常系頂級神豪 txt-第285章 【黴運十倍】的威力讀書-j0412

日常系頂級神豪
小說推薦日常系頂級神豪
潘氏地产主要开发商业地产。
近些年,因为扩张迅猛,名声大噪,经常登录各大财经杂志,潘锐的父亲潘达,也频频出现在公众面前,大谈商业地产未来。
潘氏地产的运营模式是统一规划建设、统一市场销售,统一出租和管理,其中利润的大头就是出租商业写字楼带来的租金。
潘氏商业地产发展最猛的几年,营业额达到百十亿,利润更是高达几十亿,一时间风光无限。
科技之王
但近些年,因为扩张太过迅猛,出现致命性战略失误,导致营业额骤降,利润更是暴跌。
去年成交额只有十几亿,亏了5个亿。
可以说潘氏地产已经到了由盛转衰的阶段,潘锐也是在这种情况下回国,开始帮助家里打理家族生意,频繁出入各种圈子,就是想拉合伙人,共担风险,帮助家族渡过危机。
但谁都看得出来,潘氏商业地产,早已是昨日黄花,此时跳进去,无异于是接盘。
潘锐几个月来的努力,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
早上,潘锐是被铃声吵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就见披头散发的未婚妻,把手机递了过来。
九鼎問天錄
她的未婚妻是留学认识的,女方的父母是华裔工程师,属于中产阶层,攀上潘锐,属于攀高枝。
所以两人相处的过程中,女方一直谨小慎微,处于保姆式的服务角色,毕竟现在只是订婚,还没有领证。
潘锐接过电话,看是潘父打来的,立刻接通。
“你昨天参加聚会后,是不是喝了很多酒?透露了公司的情况?”
潘锐被问懵了。
“现在外面财经新闻,全都是起底我们潘氏地产的,我们的财务状况,更是翻了个底朝天,八个月亏了十几亿也被捅出去了……”
“你到底在聚会上说了什么……”
连珠炮似的质问,把潘锐问懵了。
“爸,到底怎么回事儿?”
“喝酒误事啊,银河商业写字楼,光华路商业写字楼,发生的强、奸案,也被捅出来了,我刚得到消息,受害人已经聘请律师,准备起诉我们了……”
請叫我卡牌大師 草雞萌
潘父说的光华路和银河商业写字楼,是公司旗下的两大金刚,是利润的大头,那里地处黄金位置,租金很高。
“爸,我什么也没说啊,和我没关系啊。”
潘锐急急解释道:“会不会是竞争对手搞我们?万飞地产旗下也有商业地产……”
“你不要再给我惹是生非了,你留在家里就是帮我。”
剑落天涯 雪卧青岭
潘父说完,就挂了。
醫武宗師
“老公,怎么了?”
未婚妻早就感觉到潘家的公司出问题了,但现在看来,情况不但没有变好,反而变得愈发严重了。
“没什么,一点小事儿。”
潘锐搪塞了未婚妻后,就拿起手机去了阳台,打电话给张梁,嘟嘟的几声后,才被对方接通。
“潘大少啊,怎么一早给我打电话?”
张梁语气透着调侃。
“张少,你们张家在京城根基深厚,人脉资源都不是我们潘氏地产能比的,现在我们潘氏地产被各大财经新闻起底了,财务状况也被透底,不可能无缘无故爆出来,肯定有人针对我们,你能帮忙探探口风?”
大珍珠的奶茶
潘锐客气道。
“我帮你问问。”
五分钟后,张梁打来电话。
“哎,问清楚了,这属于商业机密,我告诉你后,你就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也帮不到你。”
“你说。”
網遊之星辰勇者 苦墨輪
“万飞地产转型了,转型轻资产,和你们的主要业务存在竞争关系,而且他们租赁价格更优惠,你们三年签约起步,人家两年起步,而且还给予优惠,已经签约了不少商家,你们要和对方竞争,就只能拿钱砸,不过好像你们没有这么多流动资金吧。”
“张少,万飞全免转型轻资产的事情,你确定?他们喊了好几年了,也没见如何动作,怎么突然一下子就行动了?”
“潘大少,兵不厌诈,商场如战场,别人打仗之前虚张声势,不是很正常?趁对手不注意,发起致命一击,也是常见的事情。”
“不过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各大财经起底你们潘氏,并不是万飞做的,因为万飞,完全没有把你们当竞争对手,你们在他们眼里已经是昨日黄花,出局只是时间问题,时间在他们那一边。”
张梁说完,就挂了。
他想到了赵谦,这可是个让人难以揣摩的人。
潘锐被挂断电话,正要回拨时,楼下突然传来保姆惊吓的声音。
接着急匆匆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了过来。
“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潘锐对未婚妻颐指气使道。
未婚妻穿上衣服,就打开了门。
刚打开门,就见法院的人进来了,不仅有法院的人,还有腾达基金公司的人。
“你们干什么?”
潘锐脸色一变,他们欠腾达基金的钱,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本来说好的给他们一段时间,凑钱还。
现在,竟然和法院的人一起出现在了这里。
无疑是走了法院的关系。
他后悔没有早点跑路,存有希望,潘氏地产能够翻盘。
现在全完了。
银行的人没有搭理他,不过腾达的副总却道:“潘锐,别怪我们腾达,你们不仅欠了我们的钱,还欠了银行的钱,现在事情脑的这么大,你们潘氏被捅了个底朝天,一屁股屎撅子,租赁写字楼的公司都准备和你们解约了,事情已经闹大了,我们不提前下手,你们父子跑路了,我们将血本无归。”
“不是说好给我们两个月,一个星期前,你和我们潘石地产谈好的。”
潘锐愤怒道,感觉被背刺了。
“你也说了,那是一个星期前。”
腾达副总道:“我也不指望你们父子凑钱还债,你们根本就凑不出来,你们的商业地产崩盘了,哪儿来的钱还?我不先下手为强冻结你们的产业,我们基金可能血本无归,你们的产业能抵多少就算多少。”
潘锐看着法院的人在一旁忙活,他知道大势已去了。
相门庶女:皇的弃妃
不曾離開
未婚妻见到眼前的情况,立刻去收拾自己的衣服。
整理好后,连招呼都没和潘锐打,拎着香槟色铝镁合金女式旅行箱,头也不回的走了。
“婊、子,你要离开我?”
看到未婚妻,直接跑路,潘锐回过神来,恶狠狠的道。
“潘锐,你家已经破产了,少给老娘摆谱,你还是赶紧给自己找个地方住吧,可千万别睡大街,昔日大少破产睡大街,你说你会不会成为笑话?”
前未婚妻冷笑一声,拎着Rimowa旅行箱,就下楼了。
……
“霉运十倍,这么牛叉的?”
赵谦坐在沙发上,看潘氏地产新闻,有些惊讶。
毕竟【霉运十倍】,他也是第一次用。
可效果,却是嗷嗷叫。
“就算不用霉运十倍,潘氏商业地产也会完蛋,他们已经在崩盘边缘了,只是用了之后,大大催化加剧了这个过程。”
赵谦分析道。
“老板,潘家完蛋了,潘锐住的别墅都被查封了……”
一个聒噪亢奋的嗓音,从院子里传来,就见蜜蜜走了进来,一进来就急急追问:“老板,是你做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