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24p好看的都市小说 亂晉我爲王 愛下-第二千六百八十四章 援軍來到(九)閲讀-ohfpt

亂晉我爲王
小說推薦亂晉我爲王
到是此刻的靳商钰没有什么情绪上的变化,只是微微一笑,算做是回应了。反观追风,情绪还是比较激动的,毕竟很长时间没有与靳大公子会面了,那股子兴奋劲儿还在。
“大哥,就这个叫做古云风的家伙,不仅没有对普通的老百姓下手,就连大的战役也没有发动,只是一味的要与凌云分出高下!你说他怪也不怪啊!”
“是啊!此人一身正气,武力还是一流,就是不归我靳军,有些可惜了!说说看看,他有没有在边境区域做出一些过格之事!”
“过格之事到是没有,保是咱们的凌云大统领还是与他大战了数天,最终还是刘锟的撤军命令叫回了古云风!当然了,你也不要担心,咱们的人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说话间,其实此刻的追风也是显得很是自豪的样子。
毕竟现下的靳军,不仅能够守住自己的控制区域,而且还达到了震慑诸方的目的。
而接下来的时间里,那追风也是把逢洛云、金不凡等人的事儿讲了出来,说到魏宇这个发明家,追风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臭小子,刚刚还一本正经的,怎么现在就大笑不止,不会是魏宇那小子又发明出一些让你们很是不解的东东吧!”
“老大,这一回你可是猜中了!这小子,就在上个月,竟然按照你的草图和配方,弄出来一个叫做化肥的东西!而且他还说这种东西能够让粮食大丰收!”
“娘的,你个丫丫的,这小子就是够钻得啊!老子就是把一些配方和制造普通化肥的方法教给他,这小子竟然成功了!得得得,这古人的智慧还真是挺厉害的啊!”
“老大,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这个叫做化肥的东西不是好东西啊!”
“贫嘴,什么叫不是好东西!说句大实话,它还真是个好东西!”某一刻,就在靳商钰等人知晓了魏宇的新发明后,也是哈哈大笑起来。
而时间也在这样的气氛中一点点的滑过。
某一刻,就在靳军中的几大人物还在谈笑风生之时,远处也是再度飞来一骑,不是文落羽,还能是谁!
“那个,落羽见过钰叔,还有各位将军、大人!”
“好啦,都是自己人,不要这样见外!来来来,你也过来吧!是不是战场收尾之事已然完成了!”
极品锦衣护卫
“钰叔,你说的对,现在兵马已然收拢完毕!追风统领带来的五万大军,只出现了几百名伤兵,而咱们之前的兵马一共死三百二十七人,伤两千六百余人!当然了,也有几人失踪了,没有查到!”
“好,我知道了!”听到文落羽的战损报告之后,靳商钰也是陷入到了久久的沉思之中!
極道皇後別逃了
月影瑟音 喬櫞
養獸為後:腹黑陛下求包養 夢回顧玖
毕竟这一回的大漠之行是他靳商钰发起的,而在这里,竟然有三百多人永远的不能够睁开眼睛。
“商钰,你也不要太过于自责!毕竟这个世道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另外,有战争就会有伤亡!说起来,咱们的损失的人还是比较少的,甚至是少到让对手都不敢相信!落羽,你快说说匈奴人的战损情况!”
——————
“是是是,这一回,除了呼灭天自行带兵退去之外,刘海峰的两万骑兵,只有两千多人逃走,其余全部被我军歼灭!另外,我们也看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刘海峰身边的偏将,几乎都被咱们的暗手之法抹杀掉了!”
“好!落羽,这一回你得到了实战的锻炼!既然事情讲完了,就退到一侧吧,莫大哥,现在由你来全权指挥这里的靳军!”
“这,这个,不太好吧!”
偽主神空 無底深
“莫大哥,既然是我大哥说的,你就遵从吧!”见此刻的莫惊天有些不好意思,追风也是上前一步说道。
就这样,因为靳商钰在第一时间里将靳军的指挥权统一了一下,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莫惊天也是做出了一系列的安排。
独宠清宫:熹贵妃安 云袖子
“诸将听令!全军原地休整,待到天明十分出发,记住了,要把所有的伤者带上,遗弃伤兵之人,死罪!”
“我等领命!”
重生之超级衙内 汤氏大少
“好,你们去行动吧!另外,各方哨探要连夜行动,尽可能的追踪敌军的位置!一有情况,速来回报!不得有误!”
“末将得令!”一时间,就在莫惊天的命令下达之际,整个靳军也是行动起来。
而此刻的靳商钰等人却是相对放松了下来,除了给伤者治疗一番,其余的时间便是相互调侃着。
比如靳某人这一回的大漠夺宝之行,再比如,诸将兵入分沙岭的险象环生,总之林林总总让人说不完,听不尽。
不过,此刻也有人比较安静,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来自北方的慕容语嫣。
那一片粉红已绽放 清谷雨兰落
此刻的她,没有跟着靳某人到众人丛中,而是一个人守在一堆篝火之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个,既然大家都累了,要不,就先休息一下吧,毕竟天明十分还要赶路!”
“对对对,还是段老哥说的对!其实我大哥早就想过去陪美女了!”
“臭小子,想挨揍啊!”
“挨揍,等到什么时候,咱们哥俩真的好好的打上一回,也许这一回,我追风就占到了上风,也未可知啊!”
“你小子,就等着嘴啃泥吧!”说话间,其实此刻的靳商钰也是缓缓的对着慕容语嫣所在的方向行去!
虽然此刻的追风与众人还在小声的嘀咕着什么,可靳某人却是不管这一套。
毕竟从追风的援军到达之后,也算是没有人来陪这位北方大小姐。
“怎么,有心事儿!还是想家了!亦或者是想本公子了!”
“靳大公子,你的想象力到是挺丰富的啊!不过,本姑娘可没有那个意思!当然了,你现在是一域之主,可是王上王,应该很是高兴吧!”
“什么意思吗!为什么本公子不明白美女的话中之意呢!”
“不明白,不明白才好呢!”某一刻,就在靳商钰还想多说几句的时候,对方已然是低下了头。
到是此刻的靳商钰搞得一头雾水,毕竟他还真是不明白此刻女人的心思。
“娘的,你个丫丫的,这丫头到底想要说什么!难道她不想本公子当什么一域之主。不对啊,在北方,她可是极力要求让咱家当他的鲜卑王!算了,不想了,反正女人的心思就是海底的针,怎么找也是寻不到的!”一时间,就在一男一女坐于闪烁不定的篝火前时,两人的心思也是没有人能够摸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