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v67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起點-第一千兩百一十四章 現在它屬於你了 (更新完畢)讀書-jaox9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虽然代价是高了一些,不过,这钱也算花得值了。”
尼森先生看着面前这幅依旧还是有些潮湿的《平安帖》,心里面暗自想道。
实际上,尼森先生收藏的王羲之《平安帖》宋代摹本需要修复保养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博临市里也有几位华裔文物修复师,甚至在F国、Y国那边拥有着偌大名声的几位倭国文物修复师都纷纷表示愿意出手为尼森先生“排忧解难”,不过,尼森先生始终没能下定决心。
在他的心里,各国有各国的历史文化,倭国文物修复师再厉害,修复倭国的文物也许还行,可要说修复华夏文物,总感觉还是隔了一层。
龍日壹,妳死定了1
至于那几位华裔文物修复师,也许能修复这幅《平安帖》,可尼森先生不相信他们的能力,这可是王羲之的《平安帖》,不是什么小学生涂鸦作品,没有试错的可能,一错了就得损失好几个亿呢,哪怕布罗斯家族再有钱,也不是这么浪费的。
更何况,这还不止是钱的问题。
“尼森先生,这幅《平安帖》还有最后一道装裱工艺,不过现在是做不了,得先让画芯晾干了再说。”
向南可不知道尼森先生心里在想些什么,他见对方盯着这幅字帖看了半天,也忍不住有些好笑,便开口说道,“我现在需要将画芯挂起来晾一晾,等它干了,就可以装裱了。”
“哦哦,向先生请便。”
尼森先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才发现原来是自己影响向南做事了,他讪讪地笑了笑,赶紧往边上退了几步。
看着向南将修复好的画芯小心地搭在窗前的架子上,尼森先生又说道,“向先生,现在已经到了午餐时间了,与其在这等着画芯晾干,不如咱们先一起去吃个饭?”
向南将画芯晾好之后,这才回过头来,一脸认真地问道:“尼森先生,这附近有口味好一点的华夏餐馆吗?”
“华夏餐馆?”
尼森先生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也对,身为一个华夏人,在异国他乡待了这么长时间,肯定很想念家乡的味道了,这个问题一点都不意外啊。
他笑着说道,“当然,华夏餐馆在博临可是深受喜爱,不仅数量众多,几乎每个城区里都有,而且还有不少营业了数十年之久的传统华夏餐馆,等一下我就带向先生去一个很不错的华夏餐馆尝试一番。”
狂妃本色:扑倒妖孽陛下
“谢谢尼森先生。”向南笑了笑。
的确,在博临的这段时间里,他要么吃面包配香肠,要么就是烤猪肘子配酸菜土豆片,总之,刚开始还能应付,反正他在饮食方面也不怎么挑剔,可时间稍微一长,就有点腻了,想想还是家里的饭菜可口啊!
所以,哪怕知道明天就要回国了,向南还是没忍住想尝一尝博临这边的华夏餐馆的味道,也许和国内会有些差异,但好歹也能解解馋啊。
将修复室稍稍收拾了一番,向南和尼森先生就下了楼,坐车直奔附近的华夏餐馆去了。
这是一家湘楚口味的华夏餐馆,看得出来,店里的生意很火爆,餐厅里面十来张小长桌,几乎都坐满了人,有博临本地人,也有来博临这边旅游的华夏人,D语和华夏语混杂在了一起,仿佛交织出了一曲能情感共鸣却听不懂歌词大意的歌曲。
尼森先生和向南两个人进门后,也不挑剔,随便找了一张空桌子就坐下来。
尼森先生将菜单递给向南,笑着说道:“向先生,你是华夏人,应该比我更懂什么菜好吃,你来点餐吧。”
凡女修仙记 爱逗小主
“那我就不客气了。”
向南笑了笑,接过菜单随便扫了几眼,就拿起笔“刷刷刷刷”地勾了几个特色菜,然后将菜单交给了服务员。
过了没多久,服务员就开始上菜了,剁椒鱼头、湘楚小炒肉、清炒三丝,再加一个西红柿蛋汤。
有鱼有肉,有荤有素,还有汤,简直完美!
“尼森先生,你要喝啤酒吗?”
我真不是開玩笑 曾經擁有的方向感
向南知道D国人爱喝啤酒,因此就多问了一句。
十七岁去飞行
“来一罐吧。”尼森先生想了想,笑着问道,“向先生不喝吗?”
“不了。”
向南摇了摇头,说道,“我吃过饭后,还要回去给《平安帖》进行装裱处理,不能喝酒。”
攻不可没
“那好吧。”尼森先生耸了耸肩,他从服务员手里接过一罐啤酒,打开拉环,然后往嘴里灌了一大口,然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舒服啊!”
我不做舔狗
他喝啤酒觉得舒服,向南吃着热辣鲜香的剁椒鱼头和辣椒炒肉,浑身的毛孔似乎都大开着呼吸,那才叫真的舒服呢。
吃了一餐华夏菜,向南心情就更好了,回到博物馆三楼的修复室以后,那幅《平安帖》的画芯早就晾干了,他将画芯摊放在大红长案上铺平,很快就将它装裱处理完毕。
“尼森先生,这幅《平安帖》,以后不能总是放在古董盒里,隔一段时间,还是要拿出来挂起来吹吹风,晾一晾,以免潮气过盛,滋生霉菌病害。”
向南一边将《平安帖》挂在阴凉处,一边叮嘱道,“当然了,这字帖原本的绢质已经老化,还是要尽量避免折叠挤压,否则的话,依然会缩短它的‘寿命’。”
“好的,向先生,我会记得的。”尼森先生连连点头。
把《平安帖》挂好之后,向南又将修复室收拾干净,这才洗了洗手,和尼森先生一起下了楼。
御夫狂妃:暴君,别嚣张 六爷快跑
两个人来到一楼的会客室里,尼森先生给向南倒了杯水,笑着说道:“向先生稍等一下,我去将那件哥窑胆瓶给取来。”
说着,他又转身走进了会客室里面的一个小房间里。
过了没一会儿,尼森先生抱着一个古董盒走了出来,将它轻轻放在向南面前的茶几上,说道:“向先生,现在它属于你了。”
“谢谢尼森先生。”
向南朝他笑了笑,打开古董盒的盖子看了一眼:
这件元代哥窑瓷器,在光线的照射下,浑身的釉色如水银一般流光溢彩,它也知道自己即将回归故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