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i6sw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神級上門女婿 線上看-第一百九十一章 林家告急(四更)看書-1vaay

神級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神級上門女婿
林绝嘴角带出一抹嘲讽的弧度,一股舍我其谁的气势爆发开来,如此的猛烈:“林翔,你不是自诩林家年轻第一人吗?如何,是否要赐教,我不介意再送你这个林家的年轻第一人上路。”
“你混账。”
林翔怒吼,就要动手。
“林翔,给我退下。”
林天穹急忙喝住,眼神阴沉。
林翔回头看着林天穹,不甘怒吼:“父亲,难道就任由他在这里逞威吗?”
林天穹无暇理会林翔的怒吼,命令道:“给我退下,你不是他的对手,难道你不知道?”
林翔脸色涨红,话到嘴边,却是不知说什么。
连大长老都被击败垂死,离死只有一线。
他这个林家年轻第一人,的确不是对手。
可恨,当初林绝进京时,林翔觉得自己还有一战的,甚至是碾压。
难道,一切都是他的错觉?
还是这混蛋,短时间就变强了这么多?
错嫁良缘 浅绿
无论哪种情况,林翔都无法接受。
林天穹看着林绝,沉声道:“零号,人你也伤了,气你也出了,现在,你还想怎么样?”
林绝眼里杀机浓郁,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意。
“真想将你们全都抹杀啊,一个不留。”
林绝充满寒意的声音,从牙齿缝中挤出。
其间的恨意,让在场中人脊背发寒。
林家的人,都一个个脸色大变。
真怕林绝说到做到,现场就没忍住动手。
龍瞳戰神
然而林绝只是看向林天穹,沙哑着声音问道:“若兰姐呢,我要知道她去哪儿了?如果她有事,我杀你林家的嫡系来祭拜我姐姐。”
不等林天穹搭话,一位长老就急忙道:“若兰嫁给孟家去了,现在过得好得很,你可不要乱来啊,别冲动。”
林绝直接转身离开了林家大厅。
“林家,该死的,我一个也不会放过,等着吧。”
离开前,林绝回头看了一眼林家众人。
从家主林天穹,再到林苍蓝,还有其余林家主事人。
在林绝那无限冰冷的眼神下,没有一个人敢于和林绝对视,几乎都低下了头去。
找到柳婉音,林绝离开了林家。
冷面君王的丑颜凰后
“查,给我查,我要找到当年林天穹杀害林家上任家主的秘密,不惜一切代价。”
林绝离开时,给虎子和李三下了死命令。
虎子和李三大气不敢出,几乎没见过林绝如此吓人的一面。
愣住后,纷纷低头表示遵从,立刻去办。
柳婉音也没说什么,她感受到了林绝的痛苦。
却什么都做不了,柳婉音眼眶微微红,只是更加用力的握紧了林绝的手。
林家议事大厅,重新又收拾得干净整洁了。
只是墙面上那些痕迹,却是一时半刻擦不去,显示着这里之前那一场大战。
只是一个回合,林家大长老,重伤垂死。
“家主,一定要惩治这个狂徒。”
“对,公然在我林家所有高层的面前,差点将大长老打死,如此奇耻大辱,我林家如何忍得下去?”
“杀,不惜一切的灭杀他。这个林家的弃徒,不死不休。”
林家的人,一个个义愤填膺,握紧双拳,回忆起刚刚那一幕,他们都觉得胸口闷着一颗恶气,如同要炸开胸膛。
林天穹心上掠过一阵无力感,无奈地挥挥手道:“此事先不说,还是说说白家战神战死的事吧。”
大长老被一回合险些打死,让林天穹惊觉,零号,已经脱离林家能够任意灭杀的程度了。
林天穹心头无限的后悔。
早知道,就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了这个不确定的存在。
刚进入燕京时,林天穹还觉得不过是来送死的,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这才过了多久,林家上下就被闹得人心惶惶,心惊胆战。
可惜,再怎么后悔已经晚了。
零号,已经不是林家随便派人就能弄死的了。
对于下面的人争论不休,林天穹压根没加以理会。
这些白痴,出了嚷嚷得厉害,还有什么用?
如果真的牛逼,刚刚人家在时,怎么不动手?
“家主,你倒是说话啊,必须诛杀零号,以还我林家的颜面。”
林家二长老跳脚,看着林天穹怒道。
“都给我闭嘴,一群没用的东西。”
林天穹真的烦,忍不住大怒。
“你们要是能,怎么刚刚不动手?”
这下把所有人都问住了,一个个的,又恢复沉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看着这些平时牛逼的林家主事人,此刻变得胆小如鼠。
林天穹差点暴走,真是一群烂泥。
“零号不死,我迟早要完蛋在他手里。我的家主位置,我的性命,还有现在的权势,都将一无所有。”
紙為重生 紙蝦兵
林天穹心头不停转动过念头,身子不自觉的抖动起来。
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笼罩他全身。
“从现在开始,林家进入全员行动状态,所有高层,都给我动用你们的手段和力量,全力扑杀零号,至死方休。”
林天穹咬牙切齿,面目狰狞,下达了这个命令。
林绝带着柳婉音,却是没回英雄盟,也没回庄园去。
“林绝,我们去哪儿?”
柳婉音问道。
林绝:“燕京,孟家。”
重生之極品特工 頑皮豬
油门被林绝踩得死死的,一路朝着记忆中孟家的位置而去。
孟家只是二流家族,还是很勉强那种。
大土地神系统
林若兰作为林家的女孩,居然下嫁给孟家。
林绝不用想都知道,这是林天穹上任后干的好事。
排挤林若兰,打压下嫁给下面巴结林家的家族。
这说白了,就是流放。
“孟家,如果我姐姐过得不好,就灭族吧。”
林绝心头冷然地想着。
孟家所在。
身形单薄,只穿了一件单衣的女子看上去有些营养不良,手脚却很麻利,打扫着孟家各个少爷小姐吃饭过后留下的残渣。
桌子上一片狼藉,大片大片的油脂和烂菜,看上去很恶心。
但女子却仿佛没看见一样,一一打扫干净。
“林若兰,你是瞎的吗?没看见这里还有污渍?”
孟家的老女人一巴掌就呼了过来,朝林若兰大骂不停:“死贱人,你是不是偷懒了,你这个没人要的垃圾,克夫的不祥之人,你就应该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