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c43hj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娛樂圈如此美好 墓地裏的鬼-第七百四十五章 一挑……閲讀-lzh9v

娛樂圈如此美好
小說推薦娛樂圈如此美好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赵旭捂着肯定发紫了的腰躲得远远的。
这群女人真是太恐怖了,不止威胁他不让他躲避,还要他自己送上门让他们蹂躏,旭爷遇到她们,还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都说不清。
国产动漫,自新世纪以来,就被上头扶持着,每年扶持资金数以千万记。
可惜,近二十多年来,除了寥寥几部能够集口碑与票房、收视率于一体的项目,大多数都是滥竽充数。
在少儿动漫领域,国内采取的都是低龄化的策略。
在成人化动漫领域,国内除了这一两年诞生的《大鱼海棠》、《大圣归来》等几部动漫,其他都已经折戟成沙。
但哪怕如此,这二十多年来,国内所培养的动画、漫画方面的人才,单看《哪吒之魔童降世》近5000多人的幕后工作人员,就有着成功的一面。
老话说得好,人才的多寡,才是衡量一个国家一个产业能否强大起来的基础。
只有源源不绝的人才不断出现,遇上恰到好处的崛起时刻,一飞冲天早晚都会来到。
就像现在国内的电影产业一样,没有当年香江商业片导演以及数目难以统计的幕后人员不断北上,国内商业片,想要顺顺利利在08年崛起,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在新世纪之前,国内整个电影产业,都是以文艺片为卖点,去往欧洲角逐三大电影节奖项为最终目标。
看看第一个成功打开贺岁片市场的冯大炮,在《集结号》取得成功之前,一直都不为国内电影传统大佬们接受。
老谋子、陈凯阁,要不是早在八九十年代,就是成功的文艺片导演,他们在商业片旅途上的坎坷,也不会比冯大炮好多少。
商业片的崛起,谁都知道会对文艺片的冲击有多大。
国内电影文化产业,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学的是欧洲文艺片的那套。
可在好莱坞商业电影在全世界攻城略地的八十年代之后,欧洲文艺片的落寞,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电影,涵盖全球各地特色文化是事实。
可谁也不能否认,没有传播度的电影文化,最多也就能够在某些地域稍稍火一把而已。
欧洲文艺片就是如此,除了某些文艺片爱好者,欧洲文艺片最大的市场从未远离过欧洲地域。
而好莱坞商业片,哪怕所蕴含的文化氛围不高,但在全世界的影响力,是再多文艺片都比不上的。
跟好莱坞商业片,如初一辙的是,霓虹国的动漫产业,在全世界的影响力之高,是整个亚洲文化独树一帜的。
凭借着其特色文化动漫产业,霓虹国在全世界喜爱动漫文化的年轻人之中,潜在影响力之大,早已是一国怼多国的格局了。
欧美动漫文化,是一个笼统的范畴,涵盖欧美各国所有动漫制作产业。
霓虹国能够以自身的文化基础,以2D动画为表现形式,将各种人文观念,文化特色融汇在一起,这很值得国内动漫产业人才学习。
这几年的《大鱼海棠》、《大圣归来》等几部动漫电影,就将华夏特有的文化融合的非常好。
既符合华夏文化特有的五千年色彩,也敲到好处的融入现代普世价值观,虽偶有瑕疵,但大格局上,也算是打开了局面。
赵旭拍摄《洪荒》,本就不是一个单一的电影项目,其不止涵盖《西游》、《封神》那么简单。
而是在《洪荒》的基础上,统一架构出一个从华夏上古神话到现代神话的世界,其内包涵着华夏五千年来耳熟能详的神话故事。
这些故事,都将会如同漫威电影宇宙,在未来二三十年内一一变现,让华夏神话真正的影响力扩散到全世界。
当然,这肯定不是很容易的事儿。
就像是华夏武侠小说,在除了深受华夏文化影响的亚洲地区之外,在全世界的传播度其实并不高。
华夏神话想要将影响力扩散到全世界,其中的各方面问题,都不是轻易能够解决的。
但是,霓虹国,都能以一个小国,养活那么多的电影、电视剧、综艺动漫等影视相关人才,华夏这片无论是人口还是国土面积,都远超霓虹国的存在,怎么可能内部消化不了华夏神话之中所出产的那些影视项目。
无论是琴声娱乐集团还是番茄娱乐集团,更或是琴声集团的主体,都有着独属于各自旗下的动漫制作公司。
就像洪荒动漫系列的第二部《哪吒之魔童降世》,这部动漫,就是以琴声为主导的三方为主要合作方,汇聚国内大大小小的动漫制作工作室、公司,一起历经四年时间制作完成的。
从洪荒神话体系之中第一部动漫-《大圣归来》开始,洪荒动漫早就在六年前,就正式在动漫产业里开始布局,这是伴随当年赵旭《西游》系列电影而开始的。
就算刘倩和万倩没有联合收拾他一顿,他也会自发的跟各方宣传口打好招呼。
只不过人嘛,有时候也会犯点贱,自找罪受。
此时的赵旭不就是如此么,晚餐他都没落得个好,在餐桌上被女人们嘲讽挖苦,弄得他旭爷特没有面子。
但晚饭三个小时的九点多之后,就是旭爷肆意挥洒汗水发泄的时间段了。
大灰狼勇猛的闯进小白兔的房间,小白兔瑟瑟发抖了片刻,拼命的挣扎,四腿踹得大灰狼白眼直翻,但最终还是只能在大灰狼那血盆大口之下,迎接命运最终审判的到来。
“赵旭呢?”
一大早,刘倩面色惨白的冲下楼,语气森寒对周熏问道。
“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白?”周熏抬头一看,立即站起身,顾不得回应刘倩的话,关心的搀扶着她问道。
“还不是他干的好事!”刘倩愤恨的摇了摇下嘴唇,一脸的羞恼。
“呃,赵旭说你一大早就去公司了。”周熏暗道不好,立即解释了下,免得自个儿被殃及池鱼。
“他人呢?”
“估计到了机场!菲菲跟明月都陪在他身边!”周熏暗叹一声,赵旭这是在作死。
昨晚刚刚答应他,让欧阳菲母女陪他一起去明珠。
她们够对得起这家伙了,没想到这臭家伙居然摆了她们一道。
望着刘倩恨不得干掉赵旭的样子,周熏面上也不怎么好看。
“要不叫菲菲回来,她肯定不会不同意!”
“不!明天我飞明珠,我倒要看看,我们五个一起,这家伙能不能翻天!”
“五……五个?”周熏咋舌不已,吞吞吐吐的问道。
“不错!我,欧阳、小草、小旋、思思!我估摸着将雪姐、雪莹叫上也行!他不是想玩么,我们就跟他玩个大的,看看他到底能多猖狂。”
周熏面色一白,怎么都觉得刘倩被赵旭给逼急了,不然她也不会不在担忧赵旭的身体,来这么一出。
她也不知道这样对刘倩时好时坏,但必须得发动姐妹们劝一劝。
至于赵旭的下场,她懒得搭理,不作不死,既然作了,自己找死怪得了谁?
赵旭脚步轻盈的抱着欧阳明月,拥着欧阳菲盈盈一握的完美腰肢,抬头看了眼不远处起起降降的飞机,心情愉悦的就像大喊发泄发泄。
家里刘倩暴怒的局面,他已经得知,刘倩明儿个即将带着韩雪莹、王雪飞过来找他算总账,他也一清二楚。
就连刘倩玩个大的心思,周熏都一老一实的全都告诉了他。
当然,他自动过滤了周熏语气里的恼怒,以及杨咪在一边冷嘲热讽他作死的不堪言论。
“下午等小草她们都回来,就按照刚才我们商量好的来。”
本来嘛,杨园草、董旋、刘思思,这个周末都不会再明珠的。
可是刘倩一声令下,几女就算再忙,也只能丢下本来安排好的行程回来。
赵旭也没想到刘倩这么狠,以往她都是工作为先的女强人,现在看来确实被他弄得心态严重失衡,不然也不会做下这么个决定。
“尽量!”欧阳菲还是刚在飞机上的态度。
她可没什么把握能够说服董旋、刘思思,杨园草倒是因为工作关系,关系一直很亲密,如果是单独说服她,她觉得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也帮你的!还有曦曦、冉儿,当然咯,我们的小明月也要帮帮旭叔叔!”
“嗯,旭叔叔放心吧,明月肯定站在你这边的。”
“乖!”赵旭低头亲了亲可爱又听话的继女,一脸玩味的看向欧阳菲。
“下午你跟我一起过来接机吧!”
“好!那就这么定了!”
赵旭暗道一声噎死,还是小明月更加靠谱,不像欧阳菲,总是顾忌这顾忌那的,好像是生怕得罪家里其他女人。
要是欧阳菲能如同斯嘉丽那么开朗就好了,可惜东方女人的婉约多愁善感,注定欧阳菲学不到斯嘉丽那么看得开,也幸亏小明月从小就没受欧阳菲太大的影响。
“爸爸,你能不能不要总是闯祸?”
弯腰一进车里,曦曦一脸哀怨的愁苦,就让赵旭忍不住伸出咸猪手揪了揪她的脸庞。
“不闯祸的爸爸不是个好爸爸,大姐,你还是看开点吧!”
冉儿脸上戴着个小眼镜,增添了不少知性,将她有时候显露在外的狐狸般微笑,隐藏在了那平光镜背后。
“你们就这么想看爸爸笑话?”
将挣扎着叫着姐姐的小明月递给曦曦,赵旭笑呵呵的坐在冉儿身边,伸手狠狠的揉了揉这丫头的飒爽的齐耳短发。
这小丫头的衣着穿戴,越来越像小时候的万倩,也不知道是受了她外公军人风范的影响,还是学会了藏拙。
“爸爸,你要是能省点心,我们就不会这么苦恼的请假一天。还不知道妈妈阿姨们知道后,会不会训斥我们呢。”
“你们不是已经拉爸爸出来顶缸了么?”
赵旭嘴角一抽,冉儿这丫头,越来越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真当他不知道她们请假的理由似的,怕不是这话她们自己都自欺欺人的信了吧。
“我们也没办法,老师非要妈妈打个电话,不然不让我们来接机。”
赵旭呵呵冷笑,这还不是你们自己弄出来的锅,还好意思怪我?
这俩丫头,在燕京还好,没像虎头、滚滚以前那样,时不时就来逃个学。
但在明珠,她们才是真正的霸王,这才来了多久,逃课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而且每次都拉他出来顶缸,弄得周熏、万倩对他不知道多么的不满意。
所以才有着现在她们请假,必须得周熏、万倩亲自去个电话的下场。
“这次就算了!下午陪爸爸一起过来接你们阿姨,到时候你们可别掉链子。”
“爸爸,你放心吧,大姐不撑你,我也会支持你的。”冉儿抱着赵旭的手臂笑嘻嘻的一笑,“就是我很好奇,爸爸怎么又惹着大姨姨了?”
“好奇心害死猫,没听过吗?”赵旭弹了下宝贝女儿饱满的额头,又失笑道,“游艇都准备好了吗?”
“小草阿姨都帮我们弄好了,爸爸明天直接……不对,大姨姨过来找妈妈麻烦,明天爸爸岂不是不能陪我们了!”
赵旭嘿嘿一笑,也没否认。
“爸爸,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怎么可能!爸爸像是这么不讲信用的人么?”
“像!”冉儿和曦曦异口同声的道。
“不像!”这是小明月清脆响亮的声音。
“明月,你别被爸爸骗了,我们小时候也像是这么相信爸爸,可是爸爸真的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守信用!”
“我不信,旭叔叔答应人家的全都做到了!”小明月张大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使劲儿摇摇头,说什么也不相信曦曦和冉儿的话。
“唉,看看明月,再想想你们自个儿,你们不觉得对比很鲜明么?”
“才不呢!”曦曦白了自家老爹一眼,理直气壮的质问道,“爸爸总是惹事,每次都让我们撒娇卖乖,哪一次不是这样脱身而走的?”
“这是你们能干,能帮爸爸哄好你们阿姨们,能者多劳,不用爸爸教你们吧?”
“阔是每次都这样,我们也很累的啊!”
“想要好处就直说,只要爸爸能做到的,全都答应你们,中不?”
“中!怎么可能不中!那就这么定了!菲姨,明月,你们给我们作公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