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i7ez1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奪取基因-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佈設陷阱,古怪強者分享-8y1lx

奪取基因
小說推薦奪取基因
展飞想着,继续凝神细看。
突然间发现,情况似乎有点不大对劲。
“这元古世界……似乎又布上了特殊的阵纹?”
可以看到,元古世界的表层浮现了一道道密密麻麻如同血管一般的纹理,地脉之气从中涌出。
但是,有部份地脉被截断了,部份地脉又相互勾牵串接起来。
这是借助元古世界本身已有的地脉而改造出来的超庞大阵势。并未完整。
这个阵势具备着多个功能,其中最大的一个功用,就是创造幻境。
从高空俯视,看这个阵势,所能看到的种种情况,是被扭曲幻化过的。无法直接看清这大地的真实详细情形。
“甚至,本尊现在所能看到的这个阵势,是不是真的如此布设,都不好说。
“显然……那三位道人、羲灵、十二尸祖、诡天庭……祂们都不想元古世界的情况对外泄露啊。”
展飞又观察了一会,才敢肯定,现在所看到的东西,所观测到的情况,十之八~~九,是假的。
不一定完全是假的,但起码掺杂了不少的假信息假情报。想通过这种俯视就了解元古世界如今的现况,估计不大可能。
“呵,这些家伙……”
展飞明白祂们的心思,无非是不想让展飞坐收渔翁之利。
祂们在那里打生打死,不管最终谁赢了谁输了,谁被镇压,谁能独吞元古世界的利益与好处,在外面看到的情况,都仍是那些家伙相互战斗,合纵连横,看起来打得如火如荼。
直到独占元古世界的强者慢慢消化好处,实力壮大,外面都不清楚里面是否已经结束了战斗。
如果看到这假像,猜测里面不清楚是否已经战斗结束,展飞就贸然闯进去,那肯定,也会受到羲灵等人的联手围攻。最起码,不给展飞退出来的机会。让展飞不得不卷入战局之中。
因此,如何判断里面的战斗状况,就得考验展飞的智慧了。
“很狡猾!故意制造这幻像,想让本尊无法了解里面的情况而不敢轻举妄动?但可惜,太过小看本尊了。”
展飞嘀咕着,紫茵就忽问:“队长打算怎么办?”
展飞轻声一笑:“人心难齐。就算是朋友队友,就算是明君贤臣,也都不能保证心齐。更何况是敌人?
“一旦在里面竞争中落败,不论是羲灵还是诡天庭,都肯定想着要逃,逃出来。肯定不甘心被镇压封印于里面。甚至,就连十二尸祖与三位道人,一旦落败于其它人,也会想着要逃。
“所以,我们只需故意给元古世界再打通一条通道……甚至不需完全打通,只需故意制造一些破绽。留下一些看起来相对薄弱的区域,表面上完全无异常,那就足够了。”
如月道:“高明,这一招,太厉害了。”
展飞笑而不语。
如意道:“故意制造薄弱区域,祂们在里面看到了这些地方,就会小心记下来,甚至隐瞒伪装,好让其它强者不发现。而且,虚空薄弱之处,如果看不出是被谁刻意削弱的,那就会觉得像是自然形成,那就不会怀疑是我们在外面动了手脚。
“一旦在里面竞争中落败,就一定会迅速出手将这薄弱区域打破,冲杀出来。到时侯,我们就可以将祂们抓下,擒拿,镇压!”
如月道:“倒不需要急着出手抓捕,也许祂们会故意打破薄弱区域,释放一些化身或傀儡手下之类的跑出来,看看我们会不会出手将祂们派出来的化身与傀儡手下击杀。
“如果出手,那就说明,元古世界之外有着我们在等侯,祂们以后就不会轻易跑出来了。即便落败,也可能会向敌人求降。投降竞争对手。如果非要镇压,那就打破幻阵,让外面看到里面的真实情况,如此,不管是羲灵、尸祖、道人还是诡仙,都不会太过赶尽杀绝对手。
“而且,祂们想要的只是元古世界及元古世界的资源,只要对手不再竞争,甘于屈服,那是否镇压封印起来,意义也不是太大。那祂们接受竞争对手臣服的可能性,还是相当之大的。
“所以,祂们如果从薄弱区域冲出来,我们不用急着动手,甚至可以不用动手。”
紫茵惊道:“不动手?”
“没错,我们可以潜伏隐于一侧,确定祂们是本体出来之后,再出手也不迟。如果不能肯定祂们只是化身与傀儡,就一直藏于暗处。”如月道。
紫茵道:“假如祂们飞出来之后只是在周围晃荡,不爆发力量,那怎么判断祂们是本体出来还是化身与傀儡?”
如月道:“如果祂们从里面飞出来,没有回去也没有离开,那很可能是傀儡。因为,祂们想逃出来,肯定是在里面竞争失败了,会担心里面的强者追杀出来。同时,还担心我们就潜伏在侧,所以是不敢在周围呆太久的,会迅速离开。
“如果祂们一出来就回去,就可能是本体也有可能是化身,出来试探而已。但可以肯定,在里面的争斗肯定没输,否则不会一下子就又回去。
“如果祂们出来只在附近晃荡,是化身与傀儡的可能性相当之大。要留在周围监控。当然,也有可能是祂们的本体呆在附近,等着里面竞争结束再回去,但会被我们暗算的可能性也大,不大敢在周围一直呆着。”
紫茵道:“有没有可能祂们的化身与傀儡一出来就迅速远遁?”
“有这样的可能。故意试探我们有没有在暗中盯着。甚至,有可能故意诱导我们进去。”如月道:“里面的人逃出来,肯定是竞争失败了,里面快要分出胜负了,那我们很快就要进去了。祂们故意这样吸引我们进去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建议我们不动手。”
紫茵又问:“那如果祂们真的是本体出来,远远逃掉,我们又不动手拦截,岂不是让祂们有逃掉的机会?”
如月道:“逃就逃了,我们的目标是元古世界,而不是针对这些强者。只要能拿到元古世界就好了。”
“嗯,有道理。”紫茵点点头。
如意道:“加点补充说明,假如里面有强者出来并迅速远离,我们最好派个化身远远盯着,等离开足够远之后,再出手袭击。”
“这又是什么道理?”紫茵道。
如意道:“判断里面飞出来的是不是傀儡化身啊。如果里面在短短几天内飞出几十上百波的傀儡化身,每一个都伪装得极像,都是一出来就迅速远离。那我们怎么知道出来的强者当中有没有祂们的本体?也许祂们的本体趁机逃了。也许根本就没逃只是被镇在元古世界当中,其它人伪装成祂们的傀儡跑出来,误导我们,那也是有可能的。
“那就要出手攻击祂们外派的化身,远离这片区域的,一律袭击。但不在近前,在远处。装成我们的化身在远处无意与祂们的傀儡化身碰上的样子。甚至可心以伪装成为其它超脱者的形象与祂们碰上,一击秒杀。秒杀不成功就是祂们的本体,秒杀成功就算是祂们的化身,我们也不亏。”
紫茵点点头。
展飞没有吭声。
他的想法,她们都说出来了。
这让他很没有那种“领导”者的快~~感。那种属下做事还差一点就完美,正好需要他这“领导”来指点一下,这种情况没有。
不过,也是如月如意紫茵与他的关系亲近,足够信任,否则不会不小心翼翼给展飞装币的机会。
“来了!”展飞突然心中一动。
如月和如意也同时感应到里面的情况。
接着,果然就感应到一片区域出现了波动,但却没有什么傀儡与化身钻出来,而是一股强大的神念,渗透出来,朝外扫荡。
随后,那神念又回收。
“感应不出来,这是谁在窥探外界?不过,这也证明了一件事,里面的幻阵的确起作用了!明明看到几位强者大战,居然还有强者暗中以超高级别的神念渗透外放出来,这本身就不对劲不合理。里面的至强者也就那几位……”展飞嘀咕着。
这时,展飞感到一股难以形容的压抑感。
“嗯,好像有什么不大好的事情发生了。”如月皱眉。
“你也感觉到了?我也发现了……”
如意说着,神念外放,但却没有看向元古世界的方向,而是望向前方茫茫灰雾区域。
展飞的眼睛盯着那边,身边有一片片扭曲的虚空区域,如月如意还有紫茵,可以不需借助他眼睛共享视觉就能看到前方远处的情况。
而且,她们随时可以投影化身出来。但如今感应到威胁将至,反而不出现了。
展飞稍一感应这具化身内部的专属大道之精,然后收敛着,伪着着,没有动手。
随后,一股浩大的气浪涌动,如同一颗超庞大的星球从海面之下涌出,带起无量海水,引发强烈的浪潮一般。前面的灰雾区域也有东西鼓了出来,大量的灰雾朝两边排开,扩散远去。
接着,就看到一艘只有万里之长的超脱战舰从中飞出。
看起来形制与羲灵手下的超脱战舰没什么区别,但整艘战舰都蕴着一股无形的令人感到压抑的气势。
“超脱神器?”
展飞一眼就看出,整艘超脱战舰都祭炼成为一件超脱神器了。
正常来说,超脱战舰就是超脱神器。但一般的超脱战舰不是由一位超脱者控制的,所以,与超脱神器还有不少差别。而且需要借助玄苍灰雾转化的力量加持提升,才能媲美超脱神器,不像是一般超脱神器自带超脱之力。
眼前这超脱战舰,明显就祭炼得很好,整艘超脱战舰只蕴着一股超脱意志。
里面肯定有一位实力强大的超脱者。
展飞甚至能看出,这超脱战舰本身就有一丝丝大道之精融于其中。散溢出来的雾气虽然是灰色的,但却是灰中藏银,不注意都会忽略掉。
一股强烈的杀机涌至,那超脱战舰没有停下,没有放缓速度,没有打招呼询问,直接释放一股强大的乌光能量柱轰射向展飞。
展飞大怒:“你找死!!”
不闪不避,一刀朝着前方劈出。
轰!!!
超脱战舰的主炮轰击被剖成两半。
展飞的刀罡蕴着少许隐匿的专属大道之精,狠狠劈斩在那战舰上,但居然没能对它造成太大的伤害,只留下长度不足百里深度不足千米的裂痕而已。
超脱战舰一瞬朝着展飞这边加速飞过来,狠狠撞击。
展飞刹那间无数刀劈落。本来还想隐瞒的专属大道之精完全爆发。
即便如此,也只将周围部份的雾气逼开,无数刀合聚于一处,才将那超脱战舰剖裂。
可战舰没有崩毁,崩裂着的战舰硬生生撞击到展飞的防护结界上,撞破防护结,将展飞连同新凝成的大道之精铠甲撞飞。
虽然这化身携带的专属大道之精不是很多,但明显,对手也是一位实力不比羲灵弱到哪去的强者,否则不会如此强大。
陡然,一道又一道强烈的炽光轰来,一道又一道的乌光朝展飞轰射。
展飞一刀接一刀,密密麻麻的刀影劈落轰落,将那战舰主炮攻击轰飞。
随后,人刀合一,猛然将那超脱战舰一分为二。
轰!!!
超脱战舰炸开,里面一道身影飞起。
没有其它生灵,只有唯一一位超脱者在里面,看起来身形粗壮,三丈的高度,全身肌肉纠结,穿着很简单的皮裤,脚踏一双有暗红色描边道纹的黑鞭,短发,须发皆暗红色如炸开一般箕张,手持着一把巨大的械刀,通体涌动灰蒙蒙的玄苍灰雾。
令人震惊的是,祂像凡人那样呼吸吐纳,全身毛孔与口鼻呼出来的居然是玄苍灰雾。
一刀朝展飞劈来。
轰!!!
展飞化身双手持刀招架,硬生生被斩飞出亿万公里开外。
勉强在虚空定滞住,展飞脸色阴沉:“你是何方神圣?”
虽然之前没问,但心中就猜测,这神秘男子是来自玄苍大域。
那男子此时也没回答,只是冷冷盯着展飞,道:“本尊看到了,羲灵的因果……”
展飞眉头微皱。
他本体周边的因果之丝都是绝大部份斩离的,抹消了因果。更别说这边只是化身,哪来的因果之丝?看不到,看不出。
但那男子却仍死盯着他,道:“她曾与你为敌,你与她动过手,这痕迹,如同黑夜之中的火烛那般显眼。
“说,羲灵在哪?你又是如何得罪了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