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uhp9z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美食供應商》-第二十八章 神祕醬料讀書-7ofya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
系统:“……”
一般这时是不会强行出头的,作为一个十分审时度势统,该出现时就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坚决不出现。
袁州也是这么一说,没指望系统有什么回应,按照自己想的步调,先洗手然后给上了香以后,再找了张椅子端端正正地坐了下来,确定自己的姿势十分标准以后,袁州才微微阖眼,盯着脑中的转盘来了一句“领取奖励。”
从刚才就仿佛是掉线的系统听到袁州的声音立马开始行动起来,然后袁州就看着那根指针转了起来。
“咕噜,咕噜”
开始是旋风式的旋转,就是以袁州的眼力也是看不清转的情况的,也就是一些残影知道是一根指针在转,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慢慢地指针的速度变得正常起来,至少肉眼可以捕捉了。
然后越来越慢,最后慢慢地指针终于停了下来,直接停在了一行小字那里,显然是已经出结果了。
美男太多也受罪 落故衣
“猛子虾酱?!”袁州有些惊讶。
無賴劍聖
说实话,从奖励的许多酱来说,一般都是素的少,荤的多,什么牛肉酱,鱼子酱,沙蟹汁之类的,那可都是荤的,现在又来一种也是荤的。
主要是这个酱,袁州虽然没有自己做过但是这是奥培罗的独家秘制酱料他印象还是十分深刻的。
副本二次元 晝之星
有一次,奥培罗在吃了袁州给他做的樱花虾蒸蛋以后,突发奇想的想要用猛子虾酱来蒸蛋,阴差阳错之下还真的被他做出一道招牌食物来。
因为猛子虾酱是属于调料类的,既流行于华夏沿海地区,也是东南亚,韩国等国家常用的调料,袁州虽然熟悉,但是确实没有来得及自己做。
在华夏要说最正宗最好吃的猛子虾酱自然是要数鲁省的荣成,不光是将猛子虾酱作为一种调料使用,也是将它作为一种经济收入来的,因此种类繁多,质量标准也是清晰明了。
袁州没有亲自做过,但也还算是熟悉,获得鲁菜银勺的男人,怎么可以说对于鲁省当地的调料不熟悉?是男人就不能说不行。
“奥培罗主厨做的猛子虾酱就十分出色,不止质感细腻,颜色好看,而且吃起来也是咸淡适宜,不知道系统提供的是个什么样子的?”袁州很是好奇。
“系统,奖励已经发放了吗?”袁州迫不及待想要看看了。
“奖励已经发放,请宿主大人查收。”系统道。
听到系统的回答,袁州直接站了起来就朝着楼下走去,奖励肯定是在厨房的自然是要下去看的。
难得的今天下午蓉城的太阳尽职尽责出来了,耀眼的阳光微微倾斜洒在玻璃窗上,使得有些昏暗的楼梯明亮了许多,因为是透过许多东西洒下来的,留下了不少光斑在阶梯上,看着就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也不知道如果有一天,厨神小店拆除会是什么样。
“咚咚咚”
袁州脚步轻快地踩过阳光拥抱过的地方,很快到了厨房,开始四处查看起来。
第一时间查探的自然是放置蓝莓酱,黄豆酱这些的地方,不过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没有多,还是原来的酱料。
“猛子虾酱最好保存在缸里,也是需要阴凉保存的,所以系统多半也是放在缸里的。”袁州琢磨了一下开始搜寻厨房的四个角落。
可惜四个角落里还是堆着各式各样的东西,有小石磨,做豆浆豆腐的工具,还有其他的一些小东小西的,也是袁州熟悉的东西,并没有什么缸呀之类的东西,有缸也是烤鹅和烤鸭子用的。
“不在角落那肯定就在柜子里了。”袁州若有所思地将注意力集中到上方的密密麻麻的柜子上。
说实话每次一看到这些柜子以及那个‘哗啦,哗啦’水响的小型鱼池,袁州都得暗暗感慨一下系统的黑科技真了不起,要不是有它,就是有十个这样大的厨房也是放不下的。
随着袁州接触的菜色越来越多,光是米的种类就多不胜数了,每个地方特有的米,加上之前奖励的适合做各种米百做的米,虽然是放在一个柜子里的,但是那个柜子一打开就跟无底洞似的,应有尽有。
袁州觉得装在缸子里的酱的话,不可能放太高的位置,这样不利于取,系统肯定是放在便于取用的位置。
于是直接将目光放到了装置各种酱料的管口下方的柜子,果然没过多久,就在那里找到了一个小小的门上面就写着四个字猛子虾酱,简单粗暴。
狠心老公走著瞧
“喀拉”
门一拉开,袁州就看到了一个小缸和一个木桶?
凰妃誅天下
袁州好奇地没先看缸子,而是先打开了那个跟缸差不多的木桶的盖子,密闭的盖子还是花了一点力气才打开的,刚一露出一点口子,一股子浓郁的酱香味就扑鼻而来,十分浓厚,其中夹杂的鲜味也是不容忽视的。
大约是因为经过了时间的洗礼,沉淀后的香味,醇厚香浓,鲜味十足,就是袁州闻着都觉得十分想要尝一点,就可见得这是有多香了。
“这是虾糕吗?”袁州道。
“是的宿主大人,猛子虾酱有两种常用的形式,一种是酱一种是这种虾砖也可以说是虾糕。”系统道。
“倒是很贴心。”袁州点点头没有多说。
賤宗 龍騎
而是小心地取了避味筷子再拿了一个盘子然后才将筷子伸进木桶里,尽量不要让手进到桶里的,取出一块虾糕来。
賢內助 萌吧啦
有系统的保护,厨房这里是不可能有什么有害的细菌的,但是作为厨师,袁州觉得有没有系统都要注意保持食材的纯粹干净这才是最重要的。
無敵小先知 勃勃
虾糕一出来香味就更浓了,袁州没来得及看虾糕的样子,‘砰’一声先将木盖子紧紧盖上免得进入更多的空气以后才将注意力放到了虾糕上。
紫色近乎黑的颜色,并不是特别显眼,但是其中隐隐透出的红色以及油亮的色泽和高雅浓郁的味道十分引人注目。
“颜色纯正,香味隽永,看起来十分出色。”袁州评价道。
没有急着品尝虾糕的滋味,袁州再次伸出手将旁边的缸上面的盖子揭开,比起虾糕的浓香味道,猛子虾酱的香味就要淡一些了,更加清雅一点,当然一点也不缺少鲜香的滋味。
这次袁州没有用筷子,而是用的避味勺子,还有一个小碟子,用相同的动作从缸里取出来一小碟虾酱。
将虾酱和虾糕摆在一起以后,对比就十分明显了。
無良狂少 爬樹的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