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2ui25精华玄幻小說 征戰樂園 愛下-第二十二章 平庸閲讀-91y9u

征戰樂園
小說推薦征戰樂園
这处军营(挖掘点),同样处于地下,这也是王维等人并未在卫星画面中,发现此地的原因。
身为艾德的“秘密”基地,此地的防御措施严苛到发指。
高墙大院,数之不尽的探照灯和监测器,更有大量的军人和超能者来来往往,确保不让任何一只苍蝇进入基地当中。
身为艾德的后花园,此地,便是连林华都无权入内,但今天,这里却迎来了不速之客。
“止步!前方军事禁区,无关人等回避。”
于军营之前,王维一行被士兵拦住,听到这话,宋文三笑笑,上前说道。
“我们也是军部的人……”
“我管你们是哪儿的人,让你滚你就滚,走慢了,当心我在你身上开出两个窟窿来。”
看大门的士兵举着枪械耀武扬威,语气坚定气势也足——没上级的命令,没人能走进这处基地。
见状,宋文三一摊手,退后两步,拍了拍周武的肩膀。
“交给你了。”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之前的交流也只是试一试,结果不出乎预料,那么就可以按照原计划执行“潜入”方案了。
能看到,周武走上前去,在距离那士兵三米远的位置,停下了脚步。
其慢条斯理的伸出手来,随着五指并拢,双拳紧握,他猛地挥拳。
“咚”的一声。
拳风顺势击出,直接砸在了士兵的胸口,碗大的窟窿冒着鲜血,这士兵二话不说栽倒在地。
“周武去弄死艾德,其他人清理基地中的超能者,开始吧。”
手下这么一大票小弟,着实让王维省下了不少心思,他甚至连军团降临都不用开,只是像旅游似的,在一票小弟的护卫下,悠哉向基地内走去。
而就当王维一只脚迈入基地中时,震耳欲聋的警报声便已经响起。
……
魔手仙
军营正中央。
一个巨大的天坑。
鬼眼神醫 截教小徒
从上方看去,这天坑呈规则的圆形,一看就是人工开凿出来的产物,圆形的直径约有百米,一眼望下深不见底,只能看到隐约亮起的红光。
看情况,这艾德的挖地工程,似乎已经挖到了岩浆层……
几十年的漫长努力,于近期即将走到尽头。
坑洞最深处,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站立,前者身材高大却须发皆白,刀削一般的面容诉说着刚毅与固执,笔挺的军装将此人的身影衬托的分外挺拔。
他就是艾德。
燚城领袖,SSS级炎之纹掌控者,同时也是整个燚城的个体武力之巅。
视线飘向远方,前方,一个深邃的洞**隐隐闪烁着红光,热风从中吹拂而出,带来隐约的咆哮,似是恶鬼的低吟。
“长官,据工程队说,里面出现了SSS级的火鬼,他们的人已经进不去了。”
工程队的施工进程被卡在了这里。
因为随着越靠近地下的陨石,就会碰到越多的火鬼。
虽然按照林华的说法,火鬼这种东西,对于人类来讲已经再无威胁可言,但事实并非如此。
火鬼还是很牛逼的。
但这种生物似乎对那颗陨石有一种天然的依赖,平常时候,这些火鬼只是蜷缩在地下,轻易不会骚人上面的人类——这也是林华觉得火鬼好处理的根本原因。
而艾德,以挖掘那颗陨石为己任,与火鬼的接触自然更多,也更清楚火鬼所拥有的力量。
但……
“距离石头还有多远?”
“十公里不到……”
“已经可以了。”
艾德轻轻点头,已经定下了主意。
剩下的十公里,无需工程队出马,凭他自己,便足够杀穿火鬼,清理岩层,将那颗陨石从地下挖掘出来。
“我为长官开路。”
艾德身后,那名三十岁上下的军官这般说道,白色的火焰便从其体内喷涌而出。
狼邢。
艾德的副官。
燚城三位SSS级超能者之一,也是艾德林华之下,燚城的最强者。
艾德刚要点头,腰间的通讯器却蓦地响起,接通通讯,艾德一边听,一边慢慢皱起了眉头。
直到通讯被挂断,艾德方才叹息一声,回过头来看向狼邢,艾德开口道。
“基地被攻击了,你上去处理此事,这最后一段路,就交给我自己吧。”
“林华动手了?”
狼邢跟艾德的关系似乎不一般,他如此推断,便看到艾德点了点头。
“应该是吧……那个跳梁小丑……你回去,把入侵者统统给我弄死。”
“明白了长官。”
……
战火蔓延,硝烟四起。
轮回者的人数约为五十,基地中的士兵总量大概三万。
再加上数量质量都不低的超能者们,这一战打得,其实还是蛮热闹的。
简单观察之后,王维似乎来了点儿兴致。
因为他发现,这个世界的炎之纹掌控者的实力,其实不算弱。
评测时,宋文三便已经对这个世界的高端力量,有了一个大致的估算。
S级超能者,便已经与大秦精锐们的水平相差无几,散人轮回者甚至还达不到这个标准。
而出现在军营当中的S级超能者,已经有一掌之数了。
甚至还有一位SS级超能者,站立于半空之中,挥洒着无穷无尽的寒冰利刺——这种档次的超能者,已经需要宋文三、汪昱唯、无雪等人出手,方能搞定了。
从这方面看去,林华、艾德这些SSS级超能者的力量,可能能够达到战士、李一帆、夏洛克等人的标准。
这个水准,放在剧情世界里,其实已经不低。
但现在,他们的力量是真顶不住王维等人。
空中的冰系超能者,口中发出狂啸声,海量的冰系能量如同狂风暴雨般,向着轮回者们轰然砸来,然而,他嚣张了没两秒钟,随着其身后光影一闪,周武如同瞬移般出现在了此人身后。
又是简单的挥拳。
周武的这一拳,就像是流氓打架似的,一巴掌糊在了冰系超能者的脸上,伴随着血肉爆裂,牙齿脱落,乱七八糟的零件从冰系超能者的嘴里喷涌而出,洋洋洒洒落了满地。
秒杀。
周武杀此人,与杀那位守门的士兵没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總裁的蜜制新妻
立于空中的周武,似乎不太习惯这种被众人瞩目的感觉,其脸上挂着羞涩的笑容,对着王维点了点头,身影一闪,便已经消失无踪。
“很强啊。”
王维身后,汪昱唯这般叹息着说道,王维却挠了挠头,不解问道。
“哪儿强了?”
“就是……速度和杀伤力都很强啊……你不这么认为么?”
王维当然不这么认为。
周武的速度、力量、杀伤力,比之王维都有不如——这还是在王维不开大的情况下,这种档次,对于汪昱唯来讲算是很强,但对王维来讲,显然达不到强的标准。
不过……
拿王维跟周武比较,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
不说其他,单就周武表现出来的这几拳,的确是汪昱唯可望而不可及的。
摇了摇头,王维也只能怪对手太弱,无法激发出周武的战意战心,心中这般思考着,很快,王维的脚步却停顿了下来。
因为已经有人找上了周武,准备满足王维的好奇心。
……
“就是你杀了洛?”
周武刚刚闪身离去,没走两步,便被人堵住。
来者一身军装,三十左右,不是艾德的副手狼邢又是何人?
与艾德分别之后,狼邢直接飞回了军营中。
本来,狼邢以为军营中的士兵强者们,足够解决掉入侵者,然而出现在眼前的情况,却让狼邢大吃一惊。
驕寵 九月輕歌
敌人仅仅五十余人。
但个体战力却完全凌驾于军营中的强者之上——最次的,也有A级的实力标准。
A级,乃至S级超能者,是不被狼邢放在眼中的,但当周武一巴掌拍死了SS级的洛之后,狼邢却深知,这一次,自己遇到了大麻烦。
心中对艾德的忠诚和军人的本能,让狼邢迈开了腿,主动堵住了周武的去路。
内心中不断评估着面前之人的威胁程度。
“肉体强化类超能者,实力评级暂定为SSS级……林华又从哪儿找到了这么个家伙?”
周武能抵达SSS级标准,显然是不出乎预料的,想了想,狼邢果断变更了战术。
“林华给了你们什么,我们出双倍。”
求和。
眼下艾德大事将成,稳住这群人减少变数,这算是一个上佳的策略。
周武不由一愣,看着狼邢,眼中闪过思考的光。
他正在仔细思考这条道路的可行性——可行性还真不低。
但是……
“杀了他。”
身后,王维的声音传入耳中,周武苦笑一声,对狼邢摊了摊手。
“这事儿,我做不了主。”
“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声音落,周武再次迈开腿。
而这一次,周武不负刚才的云淡风轻,其人一动,宛如升空的火箭,带起剧烈的音爆和狂猛的气流。
就像是一枚出膛的导弹,气流推挤着周武,周武抬起双拳直勾勾的砸向了狼邢。
白色的火焰瞬间喷涌而出,化作火焰盾牌被狼邢捏入手中,双拳与盾牌相交,发出“咚”的爆鸣。
气浪层层掀起,似地震一般撼动了整个军营。
这一击。
周武咬紧牙关。
狼邢手腕颤抖。
看上去似是不分胜负。
直到“破魔”两字,从周武口中传出。
其双拳光芒一闪,火焰盾牌如同纸糊的一般被直接捅碎,周武一拳毫无阻碍的砸在了狼邢的胸腔,开出了一个碗大的窟窿。
然而。
心脏被击碎的狼邢,却并未口吐鲜血当场暴毙,白色的火焰充斥其伤口处,瞬间便堵住了流血之势。
周武甚至还隐约听到心脏起搏的声音。
长好了?
还是用那种白色的火焰重新拟化出了一颗新的心脏?
周武不得而知。
炽白色的炎流被狼邢吐出,直勾勾地砸在了周武的脸上,然,即将被攻击的瞬间,周武再次吐出二字。
“魔免。”
脸颊,如同镜子一般。
白色的焰流撞在周武脸上,平滑的一分为二,根本无法灼烧掉周武一根汗毛。
破魔,专克各种花里胡哨。
魔免,免疫一切能量攻击。
虽然周武从头到尾,只用出了挥拳直打这种简单到粗糙的攻击手段,但破魔加魔免,依旧让周武在战斗中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就这?”
王维却不太满意。
这种水平,要说能压皇太极一头,显然是痴人说梦。
但可惜,狼邢逼不出周武更多的底牌。
当焰流刚刚划过,周武已经伸手。
其十指张开,如同铁钳一般抓住了狼邢的双肩,这一霎那,狼邢只感觉自己的超能力被彻底封锁在了体内,身体酥酥麻麻的,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
“过肩摔!”
架起狼邢的手臂,周武扭身狂甩,强悍的腰力瞬间将狼邢甩过肩头,又狠狠砸在了大地之上。
“轰”的一声。
狼邢整个人深陷在泥土之中。
酥麻疼痛之感蜂拥而来,即便以狼邢钢铁般的意志,都忍不住痛呼出声。
然,周武的连击并未至此终止。
“粉碎踢。”
抬脚,斜踢。
招式的美观程度中规中矩,现实世界的练家子,练两年也能达到这种水平。
配合轮回者的身体素质和周武的内力增幅,一击打爆了狼邢的脑袋也算是预料之中。
白色的气焰升腾着,狼邢的脑袋似乎想要重新凝聚,而周武,只是蹲了个马步,双拳架于腰间。
低喃声再次响起。
“认真一拳加破魔。”
简单的直拳。
拳风激荡着扫过狼邢,彻底吹熄了狼邢身上的生命之火……
“有点儿意思啊……”
王维嘟囔着,禁不住眯起了眼睛。
周武弄死狼邢,显然在预料之中,结束战斗后的周武大气都不喘一口,显然也没什么毛病。
整场战斗的过程,就是单方面的碾压,周武与狼邢的战斗,就像是一个习武之人暴揍宅男似的,无论是套路,基础力量,两人都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而周武表现出来的水准……
在一般人看来可能也就那么回事儿。
但王维,的确看出来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天生的规则之力掌控者么。”
没错,这句话,很轻易地便能概括出周武的特点。
他的每一击中,都蕴含着奇妙的规则力量。
这不是后天的。
而是先天的。
破魔、魔免,的确是技能或是天赋,但却是夹带了规则之力的技能和天赋。
其判定等级之高,甚至达到了除规则之力掌控者外无法免疫的程度。
而那个简单的过肩摔,只要抓取成功,则必然释放成功——抓取后的一瞬间,狼邢的异能被彻底封锁,身体反应被完全隔绝,他只能像是个破麻袋似的任由周武施为,毫无半点儿抵抗能力。
这已经近似于规则之力了。
最后的认真一拳加破魔,更是直接吹熄了狼邢的生命之火——这一招乃是实打实的绝杀。
哪怕不动用规则视界,王维都能看得出来,这一招中,蕴含了强力的致死判定。
非规则之力掌控者,只要中招,一条命大概也就这么交代了。
網前殺手 魂魄二代
“很一般啊。”
汪昱唯全程目睹战斗经过,却给出了这样一个评价。
刚才,汪昱唯说周武很强,那是指周武的基础素质很强——秒杀SS级超能者,这个强显然不是客气。
但全程目睹周武战斗风格的汪昱唯,在这一刻却更改了对周武的评价。
因为他打得不好看。
翻来覆去就是一些普通人的战斗手段,虽然力量大了点儿,速度快了点儿,但给人的感觉,却不炸裂惹眼,只是平庸。
藥香滿園:農家小廚娘
没错。
平庸。
汪昱唯与王维,对周武的评价,在两战后两极颠倒,而王维细细想来,也觉得周武的实力与名气不太相符。
你要说他能压皇太极、陈秋一头吧,也能……
但这个要建立在单对单的环境下。
但凡战场稍微复杂一些,这种单体强者是很难抗衡完全体军主的。
“阿巴阿巴……”
战士突然开口,吸引了王维等人的目光,看着战士比比划划的,好半天王维才弄懂战士想要说的话。
“你的意思是……他是远古流?”
战士点了点头,就此不再作声。
再转头看向周武,王维心中亦是了然——周武的步法和近身搏斗等级,显然是不低的。
“他还是功法流……刚才与那个SSS级超能者对战时,周武表现出来的功法强度相当不错。”
无雪说完,再次补充:“比我强。”
远古流,功法流。
换个说法,就是技能之巅,功法之巅。
“对了,说起这个,前段时间多宝大叔来我家吃饭,说周武这小子在炼器一道很有前途,前段时间周武还正式拜入了多宝门下。”
道具流……
换个说法,装备之巅。
上一世代的练成师,就是此道的强者——一身超级神装所向披靡,哪怕其他强化项有缺,凭借高品质的装备和海量的一次性道具,这种流派也能达到某种巅峰。
而异能、职业、血统。
周武并未表现出来。
但即便如此,王维也对周武的强化道路,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这是全流派强化的轮回者么?”
“全能型选手?”
全能意味着平庸。
其实全流派强化类的轮回者并不罕见,反而占据了乐园内的大多数。
这一世代的轮回者,大部分都会走这条道路——将资源大致平均的分配到各个强化项中,虽然平庸,潜力不足,但前期过得会很舒服。
按道理讲,这种流派根本就是歪路——对于王维这种强者来讲,不走到某一极致,你连上棋盘当棋子的资格都没有。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条路走不通。
诸如王维。
不算规则之力的话,王维走的路乃是职业之巅,但他还辅修了技能之巅——也就是远古流。
即便是王维的资源,也只能主修一条辅修一条,什么都要这种方案,在王维看来是不可行的。
但周武貌似就这么做了。
而且做的还不错。
“他为什么会走这条路呢?”
“嬴枭培养他,又有什么目的呢?”
虽然现在周武表现出的力量,与王维比较根本上不了档次,但这并不妨碍王维发散思维,深究其中的内涵。
到现在。
王维已经发现。
嬴枭的每一步,似乎都并非是无意义的,也因此,他能断定,周武这人的存在,必然是有其道理的。
思考无果,短短片刻后,王维一行却是已经走到了天坑边缘。
微微等待片刻,周武也来到了王维等人附近,王维笑着对周武竖起了大拇指,似乎肯定了周武的实力,周武对此也是腼腆一笑。
低调,不喜出风头,为人谦和脾气很好。
这种性格很讨喜。
“一起吧。”
王维对周武发出邀请,周武点头后,便看到王维一步迈出,自由落体般向着坑洞深处直坠而去。
汪昱唯、战士、无雪等人紧跟而上,即便是阿信,都被保镖抱着落入坑中。
坑洞内传来阿信的大呼小叫,周武见状,也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烈风从身边刮过,下坠了约一分多钟,王维目光方才一闪。
“这边。”
说完,王维转向,落在了地下深处的某个高台上。
众人于此再次汇合,地下蔓延出的火光,以及周围散发着红光的石头,为这里提供了光源,涛涛热浪喷涌而来,阿信呼吸不畅,但在无雪挥剑,用出冰系剑阵后,阿信的状态倒也好了不少。
侧耳倾听。
能听到这处坑道内部,传来依稀的爆炸声,似有人正在战斗。
“应该就是艾德了吧?”
无雪做出推断,王维笑笑便道。
“看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