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a4186火熱玄幻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線上看-第五百四十三章 席德號完整形態相伴-lqe5a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和平武装能量中枢的材料有了,但暂时不动工。林给出的理由也很简单,现在阿巴丹城内的气氛诡谲,杰梅因是打算要在这样的环境中,直接展开和平武装的修复作业,还是找一个比较安静、和平的环境,再开始研究?
银须矮人们虽然急迫,但也接受这样的理由。比起尽快修复好和平武装,更重要的还是对外人保密。也许让那个人类魔法师与巫妖加入修复的作业,是逼不得已的。但让更多人有机会窥探和平武装的机密,估计他们自己都会想要吊死自己。
所以在阿巴丹城内,官方指定配合的工房中,大伙儿的作业还是围绕在席德号的改造上。
原本只是计划替引擎加上变速齿轮箱,至少增加一个倒车的档位。但因为送来的材料多出不少,所以林打算除了倒车档和原有的一比一档位外,再增加一个高速档,还要额外设计一个可以用魔法权能驱动螺旋桨叶片的文件位。避免没有燃油的状况下,飞空艇就只能飘。
假如没有魔法权能,连飘都飘不起来。加上席德号的外观设计,根本无法提供飞行的浮力。所以反过来的情形,也就是有燃油,但是没有权能储备的情况就可以忽略。反正就是无法离地。
另外一项则是取消控制浮力的节流阀,将该功能整合进方向舵里头。这一点,倒没有要从结构上做什么大更动,主要的工作还是在芬身上,也就是程序上的修改。也就在几天前,芬除了帮卡雅进行论坛的数据整理外,也同时进行着方向舵功能的整合作业。
这几天改造席德号,芬也一起登上飞空艇,将程序实装后进行模拟测试。
但这样的修正也不是一帆风顺的。芬整合起来的程序在模拟测试时,总是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错误。林也为此,重新检讨起席德号的操作情形。
首先,这艘飞空艇越来越不像地球的飞机,正常的螺旋桨飞机哪里会有倒车的设计。为了维持浮力,螺旋桨只能不停地转。会停下来就只有引擎坏掉,或是着陆停机的时候。
但是席德号现在的螺旋桨叶,不光有变速的设计,还有倒车。再加上飞空艇的上浮与下降并不是倚靠升降舵来决定,而是靠浮空魔法阵来决定。
与其说是控制一架螺旋桨飞机,更像是操作一艘潜艇。只是这艘潜艇不是潜在水中,而是飘在空中,并且可以做一些战机的机动动作,而且速度飞快。
发觉到这项差异后,就和主要负责程序的巫妖商讨,并修订了很多原本设想中的错误,这才让整合方向舵的工作有了进展。
预定新增的设备中,重中之重,当然就是减速伞了。引擎倒车的功能,并不能完全取代减速伞的功用,两种各有其适用的时机,所以很难择一装置,而弃置另外一种。
而减速伞的设计,算是这一回改造作业中最简单,也最困难的部分了。简单是指材料简单、构造简单、控制方法也简单。难就难在要怎么折伞,才能够在开伞后顺利完全张开。这点,某人可就毫无头绪了,所以就很不负责任地丢给其他人研究。
两个学徒、加上银须矮人玛丽特、芙蕾亚、赖利与地精波莉,六个人这么一研究,还真让他们研究出一些名堂来。所以放在舰尾的减速伞装置,就做了三副,全部安装上。这几个减速伞装置可回收使用,可空中抛弃,以便适应各种情境灵活运用。
除此之外,因为从托托卡尼处得知,迷地所能找到的燃油,都像是兴登堡号之前所使用,没有做过精炼的原油。但是席德号的引擎所使用的燃油,可都是分馏与去杂质后的产物。硬把原油灌进去使用,引擎就得要立刻大修,甚至报废。
原本还想利用精炼的技术来拿捏住地精,后来发觉这么做,只会把自己给坑进去。当初在汝拉山脉遇难地点,两个少女光是把飞空艇上的原油精炼,就几乎是做到离开的前一刻,才全部完工。难不成这样的事情,在未来要不断重复嘛。
要省事及提高效率,势必需要工业化等级的精炼设备。那么问题来了,装在哪?
现在一行人可都还是居无定所的状态,就算把石油精炼设备想办法塞进马车里头,也会因为设备的重心太高,马车在移动会有诸多不便。更不用说在行进间精炼原油了。
考虑到设备的自重,飞空艇因为重量而额外增加用于浮空魔法阵的权能消耗,精炼出来的重油用于发电机,然后转化为权能储存起来,以及分馏塔本身所需要的消耗,最佳经济效益的精炼设备大小,足足将原本做为仓库用的舱室给塞得满满的。
当然,追求最佳经济效益,就是建造一座炼油厂。可惜还是那个老问题,盖在哪?要一个流浪中的人盖一间工厂,太为难了。在那之前,得要先安定下来吧。
因为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加上又想要赶快离开这个地方,所以席德号的修复作业是如火如荼地展开。只用了六天的时间,就把前述的工作全部做完。但站在夕阳下的空港,从外头看着衬托在昏黄阳光中飞空艇,某人总觉得还有哪里不完美?
能想到的,都给席德号加装上去了呀。首航所发现的问题,也已经全部改善了。剩下的,应该就是继续在飞行中验证各个设备的可靠性了吧。
可是……好像还缺什么?
某人歪着脑袋思索着。
其他参与的人们并排站在林的身边,他们大多数怀抱着满意的心情,看着这艘前所未有的飞空艇,在他们手中一点一滴地完成。
但有两人如同在梦中一般,不可置信地看着几日来的一切。他们是阿巴丹城空港,负责收税的管理官──哈桑巴赫什,以及贾维德普尔将军最为宠信的年轻副官──拉希德。
前者是作为最熟悉飞空艇相关事务的官方人员,出面协调诸多事宜。后者则是作为双方的联络人,以及负责出面征用魔法师所需材料的军方代表。
他们很理所当然地加入飞空艇改造的工程中,不过倒不是出劳力的部分,而是负责监督,并且偷偷纪录这艘新型舰的各种参数、优缺点。对这些不可告人的行为,某人倒是毫不避讳,任由人在旁观看。反正从对方瞠目结舌的表情看来,应该是看不懂的居多。
即使是协助改造作业的官方指定工房主和底下的工匠们,有着制造与修复飞空艇数十年的资历,在这六天里也是相同的茫然。原本他们还想从这位名声好像很响亮的前大贤者之塔塔主身上,看能不能启发他们一些创意。
谁知道新玩意儿太多,看得他们眼睛都花了,不知从何偷师起。从零件的设计图,到制造的工艺技术,还有一些不明用途的设备,这些东西,虽然每一步都让人看得明明白白。但怎么做到的,就没人搞得懂了,想复制也无从复制起。
正如某人的自信,没有足够扎实的基础,光是用看的,是看不出所以然来的。只是这种好像还缺了什么的别扭感觉,究竟是从何而来的?林在心中感到疑惑。
来到某人的身边,巫妖同样看着飞空艇,心中隐隐有一股自豪感。每当完成了一件让自己也感到满意的作品,总是会有这样的感觉。像是过去制造出有超凡之境的骷髅,或是有协同攻击技能的死亡骑士团,想到这些造物可以帮她如何战胜旧神,心中就有说不出的愉悦感。
只是某人扁着嘴,用不满的眼光看着刚完成的席德号,让她感到不解,问:“怎么了?”
“总有种还没完成的感觉。”
某只巫妖随口一问,某人顺口一答,反而让他抓到那一丝灵感,想到自己所欠缺的东西了。林猥亵地笑着,搓着手,走向拉希德,说:“副官大人,您看飞空艇这么丑,是不是再赞助我们一些漆,来美化一下外观。”
年轻的将军副官皱了皱那对秀美的眉毛,适切地表达出一些不满的意思。这是他熟悉了这个男人的性格,知道对方是个能商量的人后,才敢做这样的动作。讲白一点,就是对方不适合当强盗。
站在格瓦那帝国的立场,拉希德当然不可能让魔法师予取予求。尤其这样的要求还是在当初的约定没有提及的部分,纯粹是追加的要求。
假如对手太弱,哪里可能管这种事情呀。直接就打了回票。
偏偏对手惹不起。所以拉希德的皱眉举动,只是略为表达自己的意见。但他还是会配合某人的要求,问道:“阁下,就不知道您需要多少漆,有指定颜色吗?”
在化工兴盛之前,漆以及颜料可是属于高单价的昂贵物资,不是什么人都用得起的。所以面对魔法师额外的要求,拉希德当然得要问个仔细。
而这一回,某人可真的是狮子大开口,说:“我要可以把整艘飞空艇外观漆上一遍的数量。至于颜色,哈露米,──”某人叫来自己的学徒,并且从自己的图片数据库中搜寻着某物,并展示在众人眼前,“──妳看看要在席德号外头,漆上这么一幅图案,需要多少材料。”
没看不打紧。看了之后,众人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某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沾沾自喜的魔法师。那张展示出来的图片,是很经典的沙滩、棕榈树,以及侧卧的比基尼金发大胸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