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2071j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第1235章 突如其來的意外和分歧看書-ufdov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可能是由于分离主义同盟突然良心发现,也有可能是银河议会中的求和派们努力从中斡旋的结果,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
反正,当阿纳金和帕德梅没羞没躁地在纳布的湖区享受了一个多月的私生活,当他们你侬我侬,还以为他们就真的可以那样子永远呆在纳布的湖区享受那影响不到他们的和平以及甜蜜美好时光的时候,一艘隶属于绝地委员会的大型高速飞船的到来就彻底打乱了他和帕德梅的一些蠢蠢欲动的情愫和安排。
因为……
分离主义同盟竟突然表态同意跟银河共和国进行一次和平友好的谈判,且还指明了让身为和平派的领袖之一,也就是纳布的参议员帕德梅·阿米达拉亲自带队前往?
假妻真
绝地委员会以及和平派的议员们觉得机会难得,所以,欧比旺便领着一队精锐的绝地武士带着使节团来到了纳布,并在阿纳金的惊愕和有些无措的哀怨目光下,直接就接走了摩拳擦掌准备为银河共和国的和平贡献自己最大努力的帕德梅·阿米达拉参议员,前往了某个由分离主义同盟指定的谈判地点。
至于阿纳金,则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被允许跟去,而是被欧比旺勒令尽快赶回科洛桑向绝地委员会的长老们报道?
只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欧比旺等人离开了两天之后,阿纳金就仍旧好端端地待在纳布星上,完全就没有离开的丝毫想法?
于是,在飞船上监测到阿纳金的某些反常行为的欧比旺,便有些懊恼地找到了帕德梅,并打算就某些他原本一直不愿意提起的事情和帕德梅开诚布公地谈一次。
“帕德梅……”
“阿纳金好像抗命了,他仍旧待在纳布星上,没有返回科洛桑去……我想知道,你们在纳布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进来到帕德梅的这间豪华的飞船套间里之后,欧比旺直接就烦闷地坐到了帕德梅的面前并有些不耐烦地直入主题地点明了话题。
“奇怪……”
“欧比旺,我和阿纳金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啊,你为什么要这么问?也许他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也许他是有什么安排,你应该选择相信他,毕竟他可是非常尊敬你的,你们应该互相信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帕德梅忽然向前倾过身子,在微微掩饰她的些许不安的同时,就那么倔强地跟这个突然来访的绝地武士对视着,想要看看对方冷静自制、无动于衷的眼神里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
反正她是一点都不怕的,因为她跟阿纳金就确实是没有来得及发生那种最后的实际性的进展,但是,以后可不一定了。
“相信他?”
欧比旺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遍。
“帕德梅,你知道吗?阿纳金的问题,说实话,恰恰就发生在我们太相信他了!当然,还有你!”
“帕德梅,我们以为你的身份和阅历能够更加成熟稳重一点的,可你竟然……”
说着说着,欧比旺突然就有点说不下去了。
“欧比旺……”
“到底是什么问题,让你对阿纳金产生了不信任?是因为即将到来的吉奥诺西斯星谈判让你感到紧张了吗?”
“所以你就把事情给归咎到阿纳金的身上?”
微微皱眉的帕德梅似乎预感到了某些不对劲,她觉得,或许她跟阿纳金的事情真的被这些绝地武士们察觉到了,所以,在努力装着一副平静样子的她,却怎么都止不住那一颗开始加速砰砰直跳的心。
“帕德梅,吉奥诺西斯的谈判没有让我感到紧张,虽然以前那里确实发生过一些让我们绝地武士团十分不愉快的事情……”
说着说着,欧比旺便有些烦闷地站了起来,兵转过身背对着看向了窗外。
“……”
帕德梅没有急着询问,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紧张,她在等着对方跟她摊牌,虽然她肯定会否认?
说实话,她这是第一次觉得眼前的这个欧比旺会这么地碍眼,并非常希望对方能早点离开自己的这个房间,并开始不住地幻想着,要是让阿纳金跟自己一起出使吉奥诺西斯星球的话,那又该有多好?
只可惜,当时她因为兴奋于分离主义同盟的改变而没有太过于坚持,直接就同意了让欧比旺他们护送自己的方案,而将阿纳金给留在了纳布星上……想必,现在阿纳金都不愿意离开纳布,就一定是想要等自己回去吧?
那个傻子,他怎么就不想想,这次出使无论成功与否,她都是要返回科洛桑去述职的,而对方回科洛桑去等她不是更好?不过很可惜,现在她们已经在路上了,且还在超光速航行状态中,且通讯还有可能会被眼前的这个欧比旺给监听到,所以她想了想,就不得不放弃了联络对方的打算。
“帕德梅……你和阿纳金之间的事情,绝地委员会已经知道了。”
“请相信我,及时收手吧!”
非人類基因統合體 魔性滄月
“你们绝无超越好友之谊的可能性,参议员阁下,你自己应该知道的,从阿纳金选择成为一名绝地学徒开始,他就已经默认向绝地武士团许下了坚定的承诺:他注定一生与我们为伍,而你们现在却妄想另一种不可能会发生和被允许的结果,那是非常愚蠢的!”
欧比旺缓缓转回身来,看着面色变得苍白的帕德梅,看着她那原本清澈的眼睛因为某种艰难的心绪而开始变得有些黯淡无光。
“!!”
“抱歉,欧比旺·克诺比大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在一开始的彷徨之后,很快,帕德梅便感到自己的血液中燃起了愤怒和不服输的火焰,犹如两个多月前她和阿纳金在塔图因的沙漠中狂飙时遭遇的那种酷烈的,几乎要将人给烤干的沙漠狂风一般。
“别把我们都当傻子,帕德梅!”
“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们知道他对你动情了,在纳布跟他接触的时候原力也告诉我,那是一种非常强烈的感情,它蒙蔽了他的判断力,使他胆敢公然违背武士团的命令!”
“还有你,难道你想要在一名绝地武士的面前假装自己没有对他抱持同样的感情吗?!”
欧比旺厉声质问着,并就那么看着帕德梅的脸色渐渐变得阴沉起来。
“抱歉!”
‘克诺比大师,我的感情是我的私事,你们无权过问!’
帕德梅的语气渐渐变得冰冷,而要不是现在她们是在飞船上,换成是在纳布或者她还当女王的那会的话,就凭眼前的这个欧比旺·克诺比敢横加干涉她的情感,她早就吧对方给轰出去了!
要知道,现在哪怕她已经不再当女王了,可是她可就仍旧是纳布的参议员,是银河共和国议会中举足轻重的存在,他欧比旺·克诺比凭什么来教训她?他只是个小小的绝地武士而已,还不是绝地长老!况且,哪怕是绝地委员会的长老们,也不会这么跟她说话!
“正好相反,阿米达拉参议员阁下,牵涉到一名绝地的事情时,它就不是私事!”
仙匠在異界 化佛手
欧比旺喘着粗气,怒视对方并据理力争,没有给帕德梅任何退缩的余地,因为这件事情在他看来,在绝地委员会看来,就确实是非常严重的,没有帕德梅自以为的那种个人私事那么简单!
“哈……”
“欧比旺,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这里,就是为了告诉我,让我必须和阿纳金保持距离?”
下堂王妃開青樓
终于,帕德梅软化了下去,愤怒的脸上开始出现一丝丝凄凉的神色并轻声问道。
这个事情她以前其实早就已经有预感了的,但是,她还是没法去控制自己……因为人的感情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它并不会轻易受到理性的控制,而且她也不是那种非常理性和自制的人。
“我也知道,在谈判开始前跟你说这种事情不好,但是……”
“我接到了命令,是长老们的意思,他们已经关注你和阿纳金很久了,你们以为你们一直做得很隐秘吗?”
“呵!”
自嘲一般笑了一声并沉默片刻后,欧比旺的语气也渐渐软化,并颓然地坐到了帕德梅对面的沙发上这般回答着。
“虽然有些不近人情…….”
“但正因为我想要保护他,也想要保护你!虽然我不指望你会相信,但是帕德梅……”
我之抗日夢——特戰鐵血
“这是真的!”
“你必须明白,继续走这条路只会让你们两人最后心碎……如果你真心爱着阿纳金,你就必须放手!爱你和成为绝地,他不可能两者兼得,而预言中,他天生就该是绝地,他注定会拥有超出你我想象的伟大命运!”
“而现在更可怕的是,他正处于一个很危险的边缘,感情正让他内心中的黑暗萌芽和发展壮大,长老们感觉到了,那是黑暗面的原力!你可能还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但是我可以清楚地告诉你,如果你们继续这样下去,没有一颗坚定的心和信念的阿纳金,就很可能会拥抱黑暗的那一面并成为一名可怕的黑暗绝地,那是你想要的吗?”
说完,欧比旺又站了起来,有些暴躁地走到了一边。
还有另一层原因欧比旺没有说,那就是:从原则上讲,所有的绝地武士都不可以结婚生子,那是出于防止原力滥用,形成实力强大的绝地家族的考虑。而现在,阿纳金是一名强大的绝地武士,而帕德梅又是一名参议员,是银河共和国以及纳布的高层,一旦两人结合,就势必会诞生出有着很高的纤原体遗传量的后代,那么,形成实力强大的绝地家族就是必定的!
女扮男裝:袖珍小狂後
而那种可怕和颠覆绝地传统的事情,绝地委员会的长老们又哪里会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
“真是可笑!”
“欧比旺,你们宁可为了一个预言就让他忍受一生的孤独?而那个预言,恐怕就连你委员会的长老们都不敢断言是真的吧?”
“这就是你们对待一名有作为的绝地武士的方式?”
帕德梅她拼命眨着眼睛,强行忍住自己几欲夺眶而出的泪水。
“那是为了保护他!”
“帕德梅,如果你以为我们不清楚自己在要求什么,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完全清楚,绝地之道是孤独之道,它要求我们作出最深重的牺牲!我们的需求放在末位,而陌生人的需求放在最先。但如果绝地丢下自己的责任不管,他们会忍受多大的折磨?那是你想要的吗?你以为阿纳金会想要吗?”
“他不可能既想待在绝地武士团,同时也还能去爱他所爱的人,长老们不会允许的,绝地的传统也不允许,他只能被迫选择其中的一样!”
“我知道没有资格去命令或者要求你怎么,我现在是在请求你……”
“等这一次吉奥诺西斯星谈判的事情结束之后,你就离开科洛桑,返回纳布星,不要再去见阿纳金了……我们何长老们会尽量给他安排一些远离你和纳布的繁重任务,让他没有时间去顾及你,也让你们有充足和必要的时间去治愈伤痛……请相信我,放弃彼此是你们最好的选择,趁现在还为时不晚!?”
欧比旺知道对方可能会很难过,也知道他在谈判开始之前就摊牌这件事情有些不太好,但是,他没有选择,阿纳金和帕德梅俩人的事情真的不能继续下去了,他不会放任阿纳金沉沦的,而长老们也不会让绝地武士团的传统被轻易打破!
绝地武士团隶属于银河共和国的司法部,负责维和,并不参与政治决策,行动也不受司法部的节制,权力很大,而一旦传统被打破,一旦产生或者形成那种绝地家族,那就是银河共和国的灾难!
“…….”
“欧比旺,你出去,我想静一静…….”
帕德梅轻叹了一声,强忍着自己那几欲夺眶而出的泪水,不让自己的那脆弱的一面展现在欧比旺面前的她,最终就还是没有继续驳斥对方的那可笑和自私的言论,只是示意对方离开她的房间,离开她的视线。
“唉~!”
没办法,欧比旺只好叹了一口气,低头行了一礼后转身走出了这个参议员兼银河共和国谈判代表的豪华舱室套间。
“!!”
“唔?什么情况?!”
然而,刚刚走出舱室的欧比旺便突然感觉到船体一阵晃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他便第一时间通过飞船内走廊过道里的某个通讯器联络上了这艘使节飞船的舰桥,想要问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报告!’
‘我们刚刚跳出超时空传送,现在已经抵达吉奥诺西斯星,可能是因为前边有大量的贸易联飞船存在,所以引起了引力絮乱导致的颠簸?’
那名舰桥里的银河共和国飞行员有些不确定地报告着,不过看到飞船很快保持了平衡以及稳定之后,他便没有多做检查。
“……”
“靠上去,我们这次是来谈判的,不用担心他们!”
透过舷窗,欧比旺当然也看到了远处的那些海量的贸易联盟飞船,连他都没有想到,那些家伙们竟然又造了那么多的巨舰!当然,也有可能是对方残余下来的?
毕竟,原贸易联盟可是一个商业和运输业的财团,它有效地控制了整个银河系的货运和贸易,实力无比强大,哪怕被打压了那么多年,可家底想来也仍旧雄厚,所以有这么多飞船他也不应该感到太奇怪才是。
‘是!’
‘正在靠近……’
‘!!’
‘欧比旺大师!不好了,我们被他们的引力波光束捕获了,飞船无法控制!!’
“!!”
“该死!这可不是外交的礼仪……”
听到舰桥里的船长发出的惊呼声,欧比旺先是一愣,然后很快表情就变得有些狰狞起来,并第一时间折返回了帕德梅的舱室里。
“??”
看到欧比旺突然又闯进来,且脸色还那么难看,帕德梅一边赶忙擦拭着脸上的湿痕,一边奇怪地朝着对方看去。
“帕德梅!”
“做好准备吧,这次恐怕要出事,这很可能是个阴谋!!”
说完,欧比旺便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光剑剑柄,并牢牢地将其紧握在他自己的手中。
“!!”
“怎么会这样……”
帕德梅也几乎同时蹭地一下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并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nnn (..)nnn (..)nnn (..)nnn (..)nnn
求票票、求订阅、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