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txv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 線上看-第四百八十七章 春秋推薦-2fk48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
日月峡,一如往昔,纵然三十年过去,还是那副模样,斜斜纵贯东西,绵延不知几许,唯有宽度似乎增加了不少。
但这种变化,常人根本发现不了,哪怕是先天强者也做不到。
经过三十年前那一战,日月峡中的元气潮汐虽然褪去,可里面依旧有不少宝物留存,很是吸引了许多武者前来冒险寻宝。
这股热度,大约还能持续个几十年,最终会随着元气潮汐的力量散尽,日月峡完全恢复如初,最终剪辑平息,一如早年。
这一天,日月峡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但于日月峡而言,并没有什么特殊,也不会在乎。
任何人来此,也不过一个过客,匆匆来,匆匆去,无数年来就是如此。
而这个客人不过是其中之一,前后不过来了三次罢了。
看着眼前渐渐泛黑,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向深渊演化的日月峡,陆川眸光微闪,踏步而行。
数十里的天堑,在其脚下,赫然如履平地,竟是一步跨出,便出现在数十丈外,短短片刻之后,便到了另一边。
冯虚御风,遗世独立!
若有上界之人在此,定会骇然失色,这分明就是传说中的人仙之境。
而事实上,陆川远远没有到这一境,甚至他有感觉,哪怕自身再做全面突破,也达不到这一境界。
之所以能做到冯虚御风,不过是对自身力量的极致把控,还有凭借数十年来的钻研,所创造的一点小小秘术罢了。
当然,在陆川看来算不得什么的秘术,对于任何武者而言,不啻于神乎其技!
横跨过日月峡,陆川未多做停留,似是有意,又似无意,循着记忆中的路线,径直向前行去。
没有施展什么强大手段,就如常人一般,漫步于山水之间,似乎想要以双脚丈量大地,又似是漫无目的,无所事事。
陆川并未隐藏身形,以他现在的实力地位,放眼天下,已经无人敢惹。
但偏偏,有时候总会出现些许意外。
夜漫漫,愛訕訕 星沫雨
就如现在,当陆川走过日月峡,进入草原不过三天,前方便出现了乌压压的一线,彷如乌云般的人影,挡住了视线所及的绿野草原。
隆隆马蹄声渐起,透着一丝慌乱,但又竭力克制着什么。
十万大军,甚至不止,也不知有多少骑兵汇聚于此,竟是因他一人,而不敢轻举妄动。
“尊贵的大晋镇国公,不知阁下远道而来,所为何事?”
没让陆川等多久,前面便有一骑绝尘而至,来到近前后,下马恭敬询问,透着谦卑与忐忑,还有说不出的惊惧。
无它,日月峡一战之后,韩家不仅得了天下,这位更是亲赴草原,将几大家族,还有早年隐藏于此的老鼠,痛痛赶尽杀绝。
李良金与我的五十五个故事
纵然还有隐藏暗中者,至少数十年,乃至在陆川活着时,便再无人敢冒头了。
即便身后有数十万铁骑,这位也不敢稍有放肆,甚至是低声下气询问。
“本座此行只为游历天下,尔等自便!”
我的极品大少爷
陆川并未多做理会,他的时间很多,却也有限,容不得浪费分毫,仅此一句话后,便继续前行。
来者脸色一白,两股战战,一咬牙,弓着身退去,临走还表示,若陆川所需,尽管提出,草原各族将不惜一切代价满足。
陆川未做理会,也没有赶尽杀绝。
说白了,草原人和大晋人,都不过是在这天底下苦苦挣扎求存的人类罢了。
相较于草原人早年时常叩边,烧杀掳掠所造成的破坏,其性质之恶劣,或许还远不如上界之人圈养此间人类来的令人憎恶。
在此前,陆川还有些好奇,为何会出现大晋和草原两方势力,后来才发现,草原人其实跟大晋人没什么区别。
也不知多少年前,受不得中原战乱的人,要么钻进深山老林,要么去了黄昏沙漠,要么就是来到这冰天雪地的草原过活。
只是时代太过久远,又有数年一次的掳掠,结下了太多仇怨,甚至不需要别有用心之人的推波助澜,自然而然就分化成了两个族群。
大晋人是衣冠楚楚的文化人,草原人是茹毛饮血的野蛮人。
这就是如喝咖啡和吃大蒜一样,难道还能真是两个人种,非要分出个你死我活不成?
到了陆川如今的境界,看待万事万物早已不同寻常,除非是有天灾灭世,亦或就在身边出现的事情,怕是再也没有东西能引起他的兴趣了。
没有外人打扰,陆川继续前行,也不知走了多久,直至到了曾经来过的黑水潭。
也不知是知道他要来此,还是仅仅看出他的路线经过此地,里面早已人去楼空,并且打扫的干干净净。
黑水潭算是草原上的一块宝地,以前是被黑水四怪所占据,后来死在陆川手中,自然而然会另有其他人来此。
但在陆川的威慑之下,即便是先天强者,也得退避三舍。
此间一如往昔,甚至更多了几分人气,全然不见当年大火后的丝毫痕迹,颇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意味。
陆川并没有入住其中,仅仅是到了一处最高的山坡,寻了快不起眼,算是比较平整的石头,便既面相北方,看着草原,盘膝而坐。
日复一日,好似坐枯禅一般,任由风吹日晒,四季变化。
黑水潭中再次有了人迹,并非是此前的主人,而是一行数十人的队伍。
这些人好似拖家带口一般,带着不知多少器具,在一个雍容华贵,绝美无双的女子带领下,有条不紊的收拾着此间的一切。
每日里,女子会亲自提着食盒,踏上那高坡,满目眷恋的侍立一旁,痴痴看着,似乎永远也看不厌。
女子三十岁许的样貌,大红宫裙艳丽无双,似乎使得冰天雪地,都平添了几分春色。
可惜的是,直至特制的食盒,也无法保温,内里的珍馐化作冰坨,那石台上盘膝而坐的人,也没有丝毫动静。
女子每日间都会来,看着眼前人渐渐枯槁的容貌,皮肤好似失去了光泽,美眸中的疼惜也越来越浓,一次次流泪不止。
这一坐,便是半月有余。
“辛苦了!”
沙哑的声音传来,使得女子欣喜莫名,赶紧将食盒打开,将一盘盘珍馐摆好,殷切的递上一双筷子。
陆川古井无波的双眸中,似有波澜微闪,却不知什么原因,再次化作枯寂,默默吃完,便既再次陷入日复一日的枯禅之中。
起初是半月醒转一次,后来是一月,再到数月,一直到十年后,整整枯坐一年之久。
傲世玄神 落枫寒
女子也陪着,在此待了十年。
期间,曾经不止一次有人来过,无外乎是来看望女子,亦或是陆川,但来者似乎都没有达到目的。
甚至于,就连大魏太上皇韩铁钧,乃至后来的太子韩东铭,最后是皇帝韩擒虎,都亲自来过。
但无论是谁,都没能带走女子。
没人知道陆川在看什么,为何要受这等磋磨,春夏秋冬,风吹日晒,历经十年不休,不知多少次枯槁至没有人形。
每当觉得他会撑不住,就此死去之时,往往都会出人意料的醒来。
就像这一次,陆川枯坐整整一年,早已是气血两衰,形容枯槁的彷如一具干尸,又似朽木般风吹就倒。
女子也同样十年如一日的服侍在侧,一如往常,陆川也会说一声辛苦了。
村长的妖孽人生
相识相知数十年,女子雍容华贵的容颜上,也多了一丝岁月痕迹,眼角有了浅浅的鱼尾纹。
尤其是,守着眼前人,在草原吹了十年风霜,哪怕她的实力不弱,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彷如寻常夫妻般,女子斟酒布菜,陆川默默吃着,哪怕是有十数人悄无声息到了近前,似乎都毫无所觉。
“人魔,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陆川,你作恶多端,杀人无数,挖坟掘墓,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杀了这魔头!”
十数名先天强者,各施手段,合身飞扑高坡,竟是隐隐将气势合于一处,分明是一套极为精妙的合击之法。
不仅如此,更有阵法玄妙,明明是十几人出手,却好似一人封镇天地,困锁了高坡上的前后左右,将方圆数十丈尽皆囊括在内。
更可怕的是,在这些人出手的同时,还有数十件拥有特殊异能的宝物呼啸而出。
但看其上散逸的恐怖波动,便知这都不是普通物件,倾尽全力出手,出手便是杀招,正是奔着要陆川的命而来。
女子依旧殷切的为陆川斟酒布菜,好似浑然未觉一般,好似眼前的人,才是她的一切。
形容枯槁的陆川,头也未抬,依旧慢悠悠的夹着菜,好似品味般的啧啧嘴,甚至有空饮了一杯酒。
明明先天强者出手快若疾风,迅如雷霆,偏偏一切都在此刻,好似慢了半拍一般。
呼!
微风习习,空气似乎在这一刻凝固,所有的人停顿半空,哪怕是宝物溢散的流光,似乎都在这一刻被封禁。
唯有那如风般的无形刀光,蔓延过所有人或物,一如风过草原,了无痕迹,唯有春秋变化。
“十年磨一刀,春秋演天地!”
陆川似乎出手了,又似没有出手,没有一双古井无波的眸子中,慑人神光一闪而逝,看也未看漫天化灰而去的人或物。